相應部2相應23經

天子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悉梨經

在一旁站好後,悉梨天子以偈頌對世尊說:

「他們歡喜食物:諸天與人們兩者,
有什麼夜叉確實不歡喜食物的?」

「凡以明淨之心,由於信施與者,
食物就服侍他,在此世間與下一個中。

因此,排除慳吝後,垢穢的征服者應該施與布施,
福德是下一個世間中,有生命者之所依。」

「不可思議啊,大德!未曾有啊,大德!
大德!這被世尊多麼善說:

『凡以明淨之心,由於信施與者,
食物就服侍他,在此世間與下一個中。

因此,排除慳吝後,垢穢的征服者應該施與布施,
福德是下一個世間中,有生命者之所依。』

大德!從前,我是名叫悉梨國王的施與者、施主、布施的稱讚者,我在四個城門對沙門、婆羅門、貧民、旅人、流浪者、乞丐施與布施。

大德!那時,諸後宮婦來見我後,這麼說:『陛下施與布施,我們沒施與布施,如果我們也能依止陛下施與布施,能作福德,那就好了!』大德!我這麼想:『我是施與者、施主、布施的稱讚者,當她們說:「我們要施與布施。」時,我能說什麼?』大德!那第一個城門我給了諸後宮婦,在那裡,諸後宮婦施與布施,我的布施退減。

大德!那時,隨侍的剎帝利們來見我後,這麼說:『陛下施與布施,諸後宮婦施與布施,我們沒施與布施,如果我們也能依止陛下施與布施,能作福德,那就好了!』大德!我這麼想:『我是施與者、施主、布施的稱讚者,當他們說:「我們要施與布施。」時,我能說什麼?』大德!那第二個城門我給了隨侍的剎帝利們,在那裡,隨侍的剎帝利們施與布施,我的布施退減。

大德!那時,軍人們來見我後,這麼說:『陛下施與布施,諸後宮婦施與布施,隨侍的剎帝利們施與布施,我們沒施與布施,如果我們也能依止陛下施與布施,能作福德,那就好了!』大德!我這麼想:『我是施與者、施主、布施的稱讚者,當他們說:「我們要施與布施。」時,我能說什麼?』大德!那第三個城門我給了軍人們,在那裡,軍人們施與布施,我的布施退減。

大德!那時,婆羅門、屋主們來見我後,這麼說:『陛下施與布施,諸後宮婦施與布施,隨侍的剎帝利們施與布施,軍人們施與布施,我們沒施與布施,如果我們也能依止陛下施與布施,能作福德,那就好了!』大德!我這麼想:『我是施與者、施主、布施的稱讚者,當他們說:「我們要施與布施。」時,我能說什麼?』大德!那第四個城門我給了婆羅門、屋主們,在那裡,婆羅門、屋主們施與布施,我的布施退減。

大德!那時,男子們來見我後,這麼說:『現在陛下沒有任何地方施與布施。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我對那些男子們這麼說:『那樣的話,某人!國外所生的收益,從那裡一半送到內宮,一半就在那裡對沙門、婆羅門、貧民、旅人、流浪者、乞丐施與布施。』

大德!我到不了這樣長久所作福德、這樣長久所作諸善法的盡頭:說『有這麼多福德。』或『有這麼多福德果報。』或『能存續於天界這麼久。』

不可思議啊,大德!未曾有啊,大德!

大德!這被世尊多麼善說:

『凡以明淨之心,由於信施與者,
食物就服侍他,在此世間與下一個中。

因此,排除慳吝後,垢穢的征服者應該施與布施,
福德是下一個世間中,有生命者之所依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