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22相應2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天臂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釋迦族人中,名叫天臂的釋迦族城鎮。

那時,眾多往西部地方去的比丘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我們想要到西部地方去,準備在西部地方居住。」

「比丘們!你們向舍利弗辭行了嗎?」

「還沒,大德!」

「那麼,向舍利弗辭行吧,比丘們!舍利弗是賢智者、同梵行比丘們的資助者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那些比丘回答世尊。

當時,尊者舍利弗坐在離世尊不遠肉桂樹叢的一棵肉桂樹下。

那時,那些比丘歡喜、隨喜世尊所說後,起座向世尊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去見尊者舍利弗。抵達後,與尊者舍利弗相互歡迎。歡迎與寒暄後,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那些比丘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:

「舍利弗學友!我們想要到西部地區去,準備在西部地區居住,我們已向大師辭行了。」

「學友們!有賢智的剎帝利們、賢智的婆羅門們、賢智的屋主們、賢智的沙門們,可能問到各國的比丘問題,學友們!賢智者考察的是:『那麼,尊者們的大師有什麼論說?有什麼教說呢?』

你們諸位尊者,是否好好聽聞了法、好好把握了、好好作意了、好好思惟了、徹底以慧洞察了,以便尊者們解說時,才會是世尊的所說之說,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世尊,會法、隨法地解說,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呢?」

「學友!我們會從遠處來到尊者舍利弗面前想知道這所說的義理,如果尊者舍利弗能說明這所說的義理,那就好了!」

「那樣的話,學友們!你們要聽!你們要好好作意!我要說了。」

「是的,學友!」那些比丘回答尊者舍利弗。

尊者舍利弗這麼說:

「學友們!有賢智的剎帝利們……(中略)賢智的沙門們,可能問到各國的比丘問題,學友們!賢智者考察的是:『那麼,尊者們的大師有什麼論說?有什麼教說呢?』

學友們!當被這麼問時,你們應當這麼回答:『道友們!大師教導欲貪的調伏。』

學友們!當聽了這樣的解答,有賢智的剎帝利們、……(中略)賢智的沙門們,可能問進一步的問題,學友們!賢智者考察的是:『那麼,尊者們的大師對於什麼教導欲貪的調伏呢?』

學友們!當被這麼問時,你們應當這麼回答:『道友們!大師對於色教導欲貪的調伏,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……大師對於識教導欲貪的調伏。』

學友們!當聽了這樣的解答,有賢智的剎帝利們……(中略)賢智的沙門們,可能問進一步的問題,學友們!賢智者考察的是:『那麼,看到什麼過患,尊者們的大師對於色教導欲貪的調伏,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……大師對於識教導欲貪的調伏呢?』

學友們!當被這麼問時,你們應當這麼回答:『道友們!如果對於色未離貪、未離意欲、未離情愛、未離渴望、未離熱惱、未離渴愛,以色的變易、變異而生起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

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未離貪、未離意欲、未離情愛、未離渴望、未離熱惱、未離渴愛,以行的變易、變異而生起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對於識未離貪、未離意欲、未離情愛、未離渴望、未離熱惱、未離渴愛,以識的變易、變異而生起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

看到了這個過患,大師對於色教導欲貪的調伏,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……大師對於識教導欲貪的調伏。』

學友們!當聽了這樣的解答,有賢智的剎帝利們、賢智的婆羅門們、賢智的屋主們、賢智的沙門們,可能問進一步的問題,學友們!賢智者考察的是:『那麼,看到了什麼效益,大師對於色教導欲貪的調伏,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……大師對於識教導欲貪的調伏呢?』

學友們!當被這麼問時,你們應當這麼回答:『道友們!如果對於色離貪、離欲、離情愛、離渴、離熱惱、離渴愛,以色的變易、變異,他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不生起。

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離貪、離欲、離情愛、離渴、離熱惱、離渴愛,以行的變易、變異,他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不生起。對於識離貪、離欲、離情愛、離渴、離熱惱、離渴愛,以識的變易、變異,他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不生起。

看到了這個效益,大師對於色教導欲貪的調伏,對於受……對於想……對於行……大師對於識教導欲貪的調伏。』

學友們!進入後住於不善法者,如果當生有樂的住處,不惱害、不惱愁、不熱惱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預期向於善趣,則世尊不會稱讚捨斷這不善法;但,因為進入後住於不善法者,當生有苦的住處,有惱害、有惱愁、有熱惱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預期向於惡趣,因此,世尊稱讚捨斷這不善法。

學友們!進入後住於善法者,如果當生有苦的住處,有惱害、有惱愁、有熱惱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預期向於惡趣,則世尊不會稱讚這善法的具足;但,因為進入後住於善法者,當生有樂的住處,不惱害、不惱愁、不熱惱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預期向於善趣,因此,世尊稱讚這善法的具足。」

這就是尊者舍利弗所說,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尊者舍利弗所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