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22相應26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樂味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「比丘們!當我正覺以前,還是未現正覺的菩薩時,這麼想:『什麼是色的樂味、過患、出離?什麼是受的樂味、過患、出離?什麼是想的樂味、過患、出離?什麼是行的樂味、過患、出離?什麼是識的樂味、過患、出離?』

比丘們!我這麼想:『凡緣於色而生起樂與喜悅,這是色的樂味;凡色是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這是色的過患;凡對於色之欲貪的調伏、欲貪的捨斷,這是色的出離。

凡緣於受而生起樂與喜悅,這是受的樂味;凡受是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這是受的過患;凡對於受之欲貪的調伏、欲貪的捨斷,這是受的出離。凡緣於想而生起……(中略)凡緣於行而生起樂與喜悅,這是行的樂味;凡行是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這是行的過患;凡對於行之欲貪的調伏、欲貪的捨斷,這是行的出離。凡緣於識而生起樂與喜悅,這是識的樂味;凡識是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這是識的過患;凡對於識之欲貪的調伏、欲貪的捨斷,這是識的出離。』

比丘們!只要我對這些五取蘊不這樣如實證知:樂味是樂味、過患是過患、出離是出離,比丘們!我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不自稱『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』。

比丘們!但當我對這些五取蘊這樣如實證知:樂味是樂味、過患是過患、出離是出離,比丘們!我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才自稱『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』。又,我的智與見生起:『我的解脫不可動搖,這是我最後一次的生,現在,不再有再生了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