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22相應43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以自己為依靠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「比丘們!你們要住於以自己為依靠、以自己為歸依,不以其他為歸依;以法為依靠、以法為歸依,不以其他為歸依。

比丘們!為了住於以自己為依靠、以自己為歸依,不以其他為歸依;以法為依靠、以法為歸依,不以其他為歸依,應該如理考察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從什麼生?從什麼可能而有?

比丘們!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從什麼生?從什麼可能而有呢?

比丘們!這裡,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,不熟練聖者法的,未受聖者法訓練的;是不曾見過善人的,不熟練善人法的,未受善人法訓練的,認為色是我,或我擁有色,或色在我中,或我在色中;他的那個色變易、變異,以色的變易、變異而生起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

他認為受是我,或我擁有受,或受在我中,或我在受中;他的那個受變易、變異,以受的變易、變異而生起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他認為想是我……認為行是我……他認為識是我,或我擁有識,或識在我中,或我在識中;他的那個識變易、變異,以識的變易、變異而生起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

但,比丘們!了知色的無常、變易、褪去、滅後,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見:『現在色一如過去,一切色都是無常、苦、變易法。』則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被捨斷;以這些的捨斷而不戰慄;不戰慄而住於安樂;住於安樂的比丘被稱為『那部分寂滅』。

比丘們!了知受的無常、變易、褪去、滅後,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見:『現在受一如過去,一切受都是無常、苦、變易法。』則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被捨斷;從這些的捨斷而不戰慄;不戰慄而住於安樂;住於安樂的比丘被稱為『那部分寂滅』。想……比丘們!了知行的無常、變易、褪去、滅後,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見:『現在行一如過去,一切行都是無常、苦、變易法。』則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被捨斷;以這些的捨斷而不戰慄;不戰慄而住於安樂;住於安樂的比丘被稱為『那部分寂滅』。比丘們!了知識的無常、變易、褪去、滅後,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見:『現在識一如過去,一切識都是無常、苦、變易法。』則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被捨斷;以這些的捨斷而不戰慄而住於安樂;住於安樂的比丘,被稱為『那部分寂滅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