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22相應56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取[蘊]之遍輪轉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「比丘們!有此等五取蘊,哪五個呢?色取蘊,受取蘊,想取蘊,行取蘊,識取蘊。

比丘們!只要我對這些五取蘊之四輪不如實證知,比丘們!我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不自稱『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』。

比丘們!但當我對此等五取蘊之四輪如實證知,比丘們!我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才自稱『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』。

哪四輪呢?

我證知色,我證知色集,我證知色滅,我證知導向色滅道跡;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我證知識,我證知識集,我證知識滅,我證知導向識滅道跡。

而,比丘們!什麼是色?四大與四大之所造色,比丘們!這被稱為色。

以食集而有色集;以食滅而有色滅。

這八支聖道是導向色滅道跡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色、這樣證知色集、這樣證知色滅、這樣證知導向色滅道跡後,是對色為了厭、離貪、滅的修行者,他們是善修行者;凡善修行者,他們在這法、律中堅固站立。

而,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色、……(中略)這樣證知導向色滅道跡後,經由對色的厭、離貪、滅,以不執取而解脫,他們是善解脫者;凡善解脫者,他們是完成者;凡完成者,對他們來說沒有輪迴的安立。

又,比丘們!什麼是受?比丘們!有六類受:眼觸所生受、耳觸所生受、鼻觸所生受、舌觸所生受、身觸所生受、意觸所生受,比丘們!這被稱為受。

以觸集而有受集;以觸滅而有受滅。

這八支聖道是導向受滅道跡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受、這樣證知受集、這樣證知受滅、這樣證知導向受滅道跡後,對受是為了厭、離貪、滅的修行者,他們是善修行者;凡善修行者,他們在這法、律中堅固站立。

而,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受、……(中略)這樣證知導向受滅道跡後,……(中略)對他們來說沒有輪迴的安立。

又,比丘們!什麼是想?比丘們!有六類想:色想、聲想、氣味想、味道想、所觸想、法想,比丘們!這被稱為想。

以觸集而有想集;以觸滅而有想滅。

這八支聖道是導向想滅道跡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……(中略)對他們來說沒有輪迴的安立。

又,比丘們!什麼是行?比丘們!有六類思:色思、聲思、氣味思、味道思、所觸思、法思,比丘們!這些被稱為行。

以觸集而有行集;以觸滅而有行滅。

這八支聖道是導向行滅道跡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行、這樣證知行集、這樣證知行滅、這樣證知導向行滅道跡後,對行是為了厭、離貪、滅的修行者,他們是善修行者;凡善修行者,他們在這法、律中堅固站立。

而,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行、這樣證知行集、這樣證知行滅、這樣證知導向行滅道跡後,經由對行的厭、離貪、滅,以不執取而解脫,他們是善解脫者;凡善解脫者,他們是完成者;凡完成者,對他們來說沒有輪迴的安立。

又,比丘們!什麼是識?比丘們!有六類識: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,比丘們!這被稱為識。

以名色集而有識集;以名色滅而有識滅。

這八支聖道是導向識滅道跡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識、這樣證知識集、這樣證知識滅、這樣證知導向識滅道跡後,對識是為了厭、離貪、滅的修行者,他們是善修行者;凡善修行者,他們在這法、律中堅固站立。

而,比丘們!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這樣證知識、這樣證知識集、這樣證知識滅、這樣證知導向識滅道跡後,經由對識的厭、離貪、滅,以不執取而解脫,他們是善解脫者;凡善解脫者,他們是完成者;凡完成者,對他們來說沒有輪迴的安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