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22相應59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無我相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。

在那裡,世尊召喚[那]群五比丘們:

「比丘們!」

「尊師!」那些比丘回答世尊。

世尊這麼說:

「比丘們!色無我。比丘們!因為,如果色有我,色不應導致病苦,也應能願色為:『我的色要這樣;我的色不要這樣。』但,比丘們!因為色無我,因此,色導致病苦,也不能願色為:『我的色要這樣;我的色不要這樣。』

比丘們!受無我。比丘們!因為,如果受有我,受不應導致病苦,也應能願受為:『我的受要這樣;我的受不要這樣。』但,比丘們!因為受無我,因此,受導致病苦,也不能願受為:『我的受要這樣;我的受不要這樣。』比丘們!想無我……(中略)比丘們!行無我。比丘們!因為,如果行有我,行不應導致病苦,也應能願行為:『我的行要這樣;我的行不要這樣。』但,比丘們!因為行無我,因此,行導致病苦,也不能願行為:『我的行要這樣;我的行不要這樣。』比丘們!識無我。比丘們!因為,如果識有我,識不應導致病苦,也應能願識為:『我的識要這樣;我的識不要這樣。』但,比丘們!因為識無我,因此,識導致病苦,也不能願識為:『我的識要這樣;我的識不要這樣。』

比丘們!你們怎麼想:色是常的,還是無常的呢?」

「無常的,大德!」

「而凡為無常的,是苦的,還是樂的呢?」

「苦的,大德!」

「而凡為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你們適合認為:『這是我的,我是這個,這是我的真我』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是常的,或是無常的呢?」

「無常的,大德!」

「而凡為無常的,是苦的,或是樂的呢?」

「苦的,大德!」

「而凡為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你們適合認為:『這是我的,我是這個,這是我的真我』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比丘們!因此,在這裡,凡任何色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或內、或外,或粗、或細,或下劣、或勝妙,或遠、或近,所有色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:『這不是我的,我不是這個,這不是我的真我。』

凡任何受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或內、或外,……(中略)或遠、或近,所有受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:『這不是我的,我不是這個,這不是我的真我。』凡任何想……(中略)凡任何行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或內、或外,……(中略)或遠、或近,所有行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:『這不是我的,我不是這個,這不是我的真我。』凡任何識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或內、或外,或粗、或細,或下劣、或勝妙,或遠、或近,所有識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:『這不是我的,我不是這個,這不是我的真我。』

比丘們!當這麼看時,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在色上厭,在受上厭,在想上厭,在行上厭,在識上厭;厭者離染,經由離貪而解脫,當解脫時,有『[這是]解脫』之智,他了知:『出生已盡,梵行已完成,應該作的已作,不再有這樣[輪迴]的狀態了。』」

這就是世尊所說,[那]群悅意的五比丘們歡喜世尊所說。

而當這個解說被說時,[那]群五比丘們的心以不執取而從諸煩惱解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