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22相應94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花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「比丘們!我不與世間爭論,世間與我爭論。

比丘們!如法之說者不與任何世間[人]爭論;比丘們!凡世間賢智者認為不存在的,我也說它『不存在』;比丘們!凡世間賢智者認為存在的,我也說它『存在』。

而,比丘們!什麼是世間賢智者認為不存在的,我也說它『不存在』呢?

比丘們!色是常的、堅固的、恆的、不變易法,世間賢智者認為不存在,而我也說它『不存在』;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是常的、堅固的、恆的、不變易法,世間賢智者認為不存在,而我也說它『不存在』。

比丘們!這是世間賢智者認為不存在的,我也說它『不存在』。

而,比丘們!什麼是世間賢智者認為存在的,我也說它『存在』呢?

比丘們!色是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世間賢智者認為存在,而我也說它『存在』。

受是無常的……(中略)。

識是無常的、苦的、變易法,世間賢智者認為存在,而我也說它『存在』。

比丘們!這是世間賢智者認為存在的,我也說它『存在』。

比丘們!有世間中的世間法為如來所現正覺、現觀;現正覺、現觀後,告知、教導、安立、建立、開顯、解析、闡明。

而,比丘們!什麼是世間中的世間法,為如來所現正覺、現觀;現正覺、現觀後,告知、教導、安立、建立、開顯、解析、闡明呢?

比丘們!色是世間中的世間法,為如來所現正覺、現觀,現正覺、現觀後,告知、教導、安立、建立、開顯、解析、闡明。

比丘們!當被如來這樣告知、教導、安立、建立、開顯、解析、闡明還不知、不見時,比丘們!我對這樣無知、盲目、無眼、不知、不見的一般人,還能作什麼呢!

比丘們!受是世間中的世間法……(中略)比丘們!想……比丘們!行……比丘們!識是世間中的世間法,為如來所現正覺、現觀,現正覺、現觀後,告知、教導、安立、建立、開顯、解析、闡明。

比丘們!當被如來這樣告知、教導、安立、建立、開顯、解析、闡明還不知、不見時,比丘們!我對這樣無知、盲目、無眼、不知、不見的一般人,還能作什麼呢!

比丘們!猶如青蓮,或紅蓮,或白蓮生於水中,長於水中,而高出於水面,不被水所污染而立。同樣的,比丘們!如來生於世間,長於世間,能克服世間,不被世間污染而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