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相應25經

憍薩羅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像山那樣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在一旁坐好後,世尊對憍薩羅國波斯匿王這麼說:

「那麼,大王!你中午從哪裡來呢?」

「大德!今天,我努力著手於凡那些陶醉於統治權的驕傲、貪求於欲所纏縛、達成國土安定、征服後居住在一大片土地之剎帝利灌頂王的國王應該作之事。」

「大王!你怎麼想:如果有值得信賴、可靠的男子從東方來你這裡,他抵達後,這麼說:『真的,大王!你應該知道,我從東方來,在那裡,看見與雲同高的大山,一切生物都被壓碎而來,大王!請你做所有你應該做的事吧!』

那時,如果……第二位男子從西方來……(中略)。

那時,如果……第三位男子從北方來……(中略)。

那時,如果有值得信賴、可靠的第四位男子從南方來你這裡,他抵達後,這麼說:『真的,大王!你應該知道,我從南方來,在那裡,看見與雲同高的大山,一切生物都被壓碎而來,大王!請你做所有你應該做的事吧!』

大王!如果像這樣的大恐怖生起,令人感到恐怖的人類滅盡,在人的狀態難得的情況下,什麼會是你應該作的呢?」

「大德!如果像這樣的大恐怖生起,令人感到恐怖的人類滅盡,在人的狀態難得的情況下,除了依法行;除了依正行;除了依善的行為;除了依福德行為,此外,還會有什麼是我應該作的呢?」

「大王!我告訴你;大王!我讓你知道:大王!老與死碾向你。大王!當老與死碾向你時,什麼會是你應該作的呢?」

「大德!當老與死碾向我時,除了依法行;除了依正行;除了依善的行為;除了依福德行為,此外,還會有什麼是我應該作的呢?

大德!凡那些陶醉於統治權的驕傲、貪求於欲所纏縛、達成國土安定、征服後居住在一大片土地之剎帝利灌頂王有象兵戰,但,大德!當老與死碾來時,對那些象兵戰來說,沒有趣處,沒有對象。

大德!凡那些……剎帝利灌頂王有騎兵戰,但,大德!當老與死碾來時,對那些騎兵戰來說,沒有趣處,沒有對象。……(中略)有車兵戰……(中略)有步兵戰,但,大德!當老與死碾來時,對那些步兵戰來說,沒有趣處,沒有對象。

大德!在此王室中,有謀臣,當怨敵來時,他們能以計謀離間[他們],但,大德!當老與死碾來時,對那些計謀戰來說,沒有趣處,沒有對象。

大德!在此王室,在地窖與樓上中有著很多金條與金幣,當怨敵來時,我們能以財產謀合,但,大德!當老與死碾來時,對那些財產戰來說,沒有趣處,沒有對象。

大德!當老與死碾向我時,除了依法行;除了依正行;除了依善的行為;除了依福德行為,此外,還會有什麼是我應該作的呢?」

「正是這樣,大王!正是這樣,大王!當老與死碾向我時,除了依法行;除了依正行;除了依善的行為;除了依福德行為,此外,還會有什麼是我應該作的呢?」

這就是世尊所說。……(中略)大師:

「如廣大的岩石山,高達雲霄,
會週遍地到處走,壓碎四方,
這樣,老與死碾過有生命之物。

剎帝利、婆羅門、毘舍,首陀羅,旃陀羅、清垃圾者,
任何人都避不開,壓碎一切。

在那裡,沒有象、沒有車、沒有步兵之地,
也不能以計謀戰,或以財產打勝。

因此,賢善人看見自己的利益,
對佛、法、僧確立堅固的信。

凡以身、語或心行法者,
就在這裡,他們稱讚他,而死後欣喜於天界。」

第三品,其攝頌:

「人、祖母、世間,弓術、像山那樣,
已被最上的佛教導,這憍薩羅五經。」

憍薩羅相應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