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127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婆羅墮若經

有一次,尊者賓頭盧婆羅墮若住在拘睒彌城瞿師羅園。

那時,優填那王去見尊者賓頭盧婆羅墮若。抵達後,與尊者賓頭盧婆羅墮若相互歡迎。歡迎與寒暄後,就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優填那王對尊者賓頭盧婆羅墮若這麼說:

「婆羅墮若先生!什麼因、什麼緣,為何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,具備青春的幸福,在人生之初期,不在感官之欲中玩樂,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?」

「大王!這被有知、有見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所說:『來!比丘們!你們對如母親般年紀的女人,應該現起她是母親的心;對如姊妹般年紀的女人,應該現起她是姊妹的心;對如女兒般年紀的女人,應該現起她是女兒的心。』大王!此因、此緣而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,具備青春的幸福,在人生之初期,不在感官之欲中玩樂,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。」

「婆羅墮若先生!心是搖動的,有時,對如母親般年紀的女人,也生起貪法;對如姊妹般年紀的女人,也生起貪法;對如女兒般年紀的女人,也生起貪法,婆羅墮若先生!有其他因、其他緣,由該處,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……(中略)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?」

「大王!這被有知、有見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所說:『來!比丘們!你們應該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,髮梢往下,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:「此身有頭髮、體毛、指甲、牙齒、皮膚、肌肉、筋腱、骨骼、骨髓、腎臟、心臟、肝臟、肋膜、脾臟、肺臟、腸子、腸間膜、胃、糞便、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、眼淚、油脂、唾液、鼻涕、關節液、尿。」』大王!此因、此緣,由該處,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……(中略)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。」

「婆羅墮若先生!對那些身已修習、戒已修習、心已修習、慧已修習的比丘們來說,那是容易的,婆羅墮若先生!但對那些身未修習、戒未修習、心未修習、慧未修習的比丘們來說,那是困難的,婆羅墮若先生!有時,[心想:]『我要作意不清淨的狀態。』卻走過來如清淨的狀態,婆羅墮若先生!有其他因、其他緣,由該處,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……(中略)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?」

「大王!這被有知、有見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所說:『來!比丘們!你們要住於守護根門:以眼見色後,你們不要成為相的執取者、細相的執取者,因為當住於眼根的不防護時,貪憂、惡不善法會流入,你們應該依其自制而行動,你們應該保護眼根,你們應該在眼根上達到自制;以耳聽聲音後……(中略)以鼻嗅氣味後……以舌嚐味道後……以身觸所觸後……以意識知法後,成為相的執取者、細相的執取者,因為當住於意根的不防護時,貪憂、惡不善法會流入,你們應該依其自制而行動,你們應該保護意根,你們應該在意根上達到自制。』大王!此因、此緣,由該處,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,具備青春的幸福,在人生之初期,不在感官之欲中玩樂,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。」

「不可思議啊,婆羅墮若先生!未曾有啊,婆羅墮若先生!

婆羅墮若先生!這被有知、有見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多麼善說,婆羅墮若先生!『這是因、這是緣,依此而這些年輕的比丘們,黑髮的青年,具備青春的幸福,在人生之初期,不在感官之欲中玩樂,而在有生之年度過行圓滿、遍清淨梵行的時光。』

婆羅墮若先生!我也一樣,每當我以身未守護、以語未守護、以心未守護,以念未現起,以諸根未防護進入內宮時,那時,貪法極度地征服我,婆羅墮若先生!但每當我以身已守護、以語已守護、以心已守護,以念已現起,以諸根已防護進入內宮時,那時,貪法不像那樣征服我。

太偉大了,婆羅墮若先生!太偉大了,婆羅墮若先生!猶如能扶正顛倒的,能顯現被隱藏的,能告知迷途者的路,能在黑暗中持燈火:『有眼者看得見諸色』。同樣的,法被婆羅墮若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。

婆羅墮若先生!我歸依世尊、法、比丘僧團,請婆羅墮若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