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132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魯西遮經

有一次,尊者摩訶迦旃延住在阿槃提國馬迦拉迦的林野小屋。

那時,眾多魯西遮婆羅門的打柴學生婆羅門徒弟,到尊者迦旃延的林野小屋處。抵達後,在小屋的四周圍走動、徘徊,高聲、大聲地玩種種跳背遊戲,說:

「這些卑賤、黑色、梵天腳子孫的禿頭假沙門,被這些持養者恭敬、尊重、尊敬、禮拜、崇拜。」

那時,尊者摩訶迦旃延從住處出來,然後對那些青年們這麼說:

「青年們!你們不要吵,我將為你們說法。」

當這麼說時,那些青年變得沈默了。

那時,尊者摩訶迦旃延以偈頌對那些青年說:

「往昔有最上戒行者,那些婆羅門他們記得古傳,
他們是守護根門、善守護者,克服了他們的憤怒,
他們是法與禪定的愛好者,那些婆羅門他們記得古傳。

而那些墮落後自稱『我們誦讀』,以種姓為傲而行不正,
被憤怒征服,取各種杖,侵犯懦弱者與堅強者,
不守護根門者是沒有用的,就像人們夢中所得的財產。

斷食與露地臥,清早沐浴與三吠陀,
粗的獸皮衣、結髮、污泥,咒語、戒與禁制、苦行,
偽善與彎曲之杖,以及洗淨水,
這些婆羅門象徵,只用來增加他們的世俗的利益。

心善得定,心明淨無濁,對一切生物類柔軟,那是到達梵天之道。」

那時,那些憤怒、不悅的青年去見魯西遮婆羅門。抵達後,對魯西遮婆羅門這麼說:

「真的,尊師!你應該知道,沙門摩訶迦旃延一向地斥責、呵責婆羅門經典。」

當這麼說時,魯西遮婆羅門變得憤怒、不悅。

那時,魯西遮婆羅門心想:

「我只聽那些青年的話就咒罵、誹謗沙門摩訶迦旃延,那對我不適當,讓我前去問清楚。」

那時,魯西遮婆羅門與那些青年一同去見尊者摩訶迦旃延。抵達後,與尊者摩訶迦旃延互相歡迎。歡迎與寒暄後,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魯西遮婆羅門對尊者摩訶迦旃延這麼說:

「迦旃延先生!我的眾多打柴學生婆羅門徒弟來過這裡嗎?」

「婆羅門!你的眾多打柴學生婆羅門徒弟來過這裡。」

「迦旃延先生曾與那些青年一同談話嗎?」

「婆羅門!我曾與那些青年一同談話。」

「迦旃延先生怎樣與那些青年一同談話?」

「婆羅門!我與那些青年這樣一同談話:『往昔有最上戒行者,那些婆羅門他們記得古傳,……(中略)。對一切生物類柔軟,那是到達梵天之道。』婆羅門!我與那些青年這樣一同談話。」

「迦旃延尊師說『不守護根門』,迦旃延先生!什麼情形是不守護根門?」

「婆羅門!這裡,一些人以眼見色後,傾心於可愛色,排拒不可愛色,住於身念未建立,少心的,不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;以耳聽聲音後,……以鼻聞氣味後,……以舌嚐味道後……以身觸所觸後,……以意識知法後,傾心於可愛法,排拒不可愛法,住於身念未建立,少心的,不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,婆羅門先生!這樣是不守護根門。」

「不可思議啊,迦旃延先生!未曾有啊,迦旃延先生!迦旃延師尊講述不守護根門為『不守護根門』到這樣。

迦旃延尊師說『守護根門』,迦旃延先生!什麼情形是守護根門?」

「婆羅門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不傾心於可愛色,不排拒不可愛色,住於身念已建立,無量心的,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;以耳聽聲音後,……以鼻聞氣味後,……以舌嚐味道後……以身觸所觸後,……以意識知法後,不傾心於可愛法,不排拒不可愛法,住於身念已建立,無量心的,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,婆羅門先生!這樣是守護根門。」

「不可思議啊,迦旃延先生!未曾有啊,迦旃延先生!迦旃延師尊講述守護根門為『守護根門』到這樣。

太偉大了,迦旃延先生!太偉大了,迦旃延先生!

迦旃延先生!猶如能扶正顛倒的,能顯現被隱藏的,能告知迷途者的路,能在黑暗中持燈火:『有眼者看得見諸色』。同樣的,法被迦旃延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。

迦旃延先生!我歸依世尊、法、比丘僧團,請迦旃延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

請迦旃延尊師到魯西遮家,就像到在馬迦拉迦的優婆塞家一樣,在那裡,青年、少女們將會問訊、起立迎接,給與座位、水,這將對他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