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243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漏出法門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。

當時,迦毘羅衛城釋迦族人的新集會所剛完成不久,未被沙門、婆羅門,或任何人住過。

那時,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;在一旁坐好後,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迦毘羅衛城釋迦族人的新集會所剛完成不久,未被沙門、婆羅門,或任何人住過,大德!請世尊第一個使用它,世尊第一個使用後,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將使用它,那對迦毘羅衛城釋迦族人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。」

世尊以沈默同意了。

那時,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知道世尊同意了後,起座向世尊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去新集會所。抵達後,鋪設集會所的一切鋪設物、設置座位、設立水瓶、懸掛油燈後,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集會所的一切鋪設物已鋪設、座位已設置、水瓶已設立、油燈已懸掛,大德!現在請世尊考量適當的時間。」

那時,世尊穿好衣服後,取鉢與僧衣,與比丘僧團一起去新集會所。抵達後,洗腳、進入集會所,然後靠著中央柱子面向東坐下,比丘僧團也洗腳、進入集會所,然後靠著西邊牆壁面向東在世尊後面坐下,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洗腳、進入集會所,然後靠著東邊牆壁面向西,面對世尊坐下。

那時,世尊以法說開示、勸導、鼓勵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大半夜,使之歡喜,然後令他們離開:

「喬達摩們!夜已過,現在請你們考量適當的時間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回答世尊後,起座向世尊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離開。

那時,在迦毘羅衛城的釋迦族人離開不久,世尊召喚尊者目揵連:

「目揵連!比丘僧團離惛沈睡眠,目揵連!請你為比丘們作法的談論,我的背痛,我要伸展它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尊者目揵連回答世尊。

那時,世尊將大衣摺成四折後,以右脅作獅子臥,將[左]腳放在[右]腳上,正念、正知,意念作起身想。

在那裡,尊者目揵連召喚比丘們:

「比丘學友們!」

「學友!」那些比丘們回答尊者目揵連。

尊者目揵連這麼說:

「學友們!我將教導你們漏出法門,以及不漏出法門。

你們要聽!你們要好好作意!我要說了。」

「是的,學友!」那些比丘們回答尊者目揵連。

尊者目揵連這麼說:

「學友們!怎樣是漏出者呢?學友們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傾心於可愛色,排拒不可愛色,住於身念未建立,少心的,不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;……(中略)以舌嚐味道後……(中略)以意識知法後,傾心於可愛法,排拒不可愛法,住於身念未建立,少心的,不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,學友們!這被稱為比丘在能被眼識知的色上是漏出者……(中略)在能被舌識知的味道上是漏出者……(中略)在能被意識知的法上是漏出者。

學友們!當比丘這樣住時,如果魔從眼接近他,魔就得到機會,魔得到對象;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舌接近他,魔就得到機會,魔得到對象;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意接近他,魔就得到機會,魔得到對象。

學友們!猶如有乾枯了三、四年的蘆葦屋或茅草屋,如果男子從東方以燃燒的火把接近它,火就得到機會,火得到對象;如果男子從西方以燃燒的火把接近它,火就得到機會,火得到對象;……(中略)如果從北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南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下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上方……(中略)如果男子無論從那個方向以燃燒的火把接近它,火就得到機會,火得到對象。同樣的,學友們!當比丘這樣住時,如果魔從眼接近他,魔就得到機會,魔得到對象;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舌接近他,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意接近他,魔就得到機會,魔得到對象。

學友們!當這樣住時,色征服比丘,非比丘征服色;聲音征服比丘,非比丘征服聲音;氣味征服比丘,非比丘征服氣味;味道征服比丘,非比丘征服味道;所觸征服比丘,非比丘征服所觸;法征服比丘,非比丘征服法,學友們!這被稱為被色征服、被聲音征服、被氣味征服、被味道征服、被所觸征服、被法征服的比丘;被征服者,而非征服者;污染的、再有的、不幸的、苦報的、未來被生老死的惡不善法打殺他。學友們!這樣是漏出者。

學友們!怎樣是不漏出者呢?學友們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不傾心於可愛色,不排拒不可愛色,住於身念已建立,無量心的,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;……(中略)以舌嚐味道後……(中略)以意識知法後,不傾心於可愛法,不排拒不可愛法,住於身念已建立,無量心的,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,學友們!這被稱為比丘在能被眼識知的色上是不漏出者……(中略)在能被意識知的法上是不漏出者。

學友們!當比丘這樣住時,如果魔從眼接近他,魔既得不到機會,魔也得不到對象;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舌接近他,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意接近他,魔既得不到機會,魔也得不到對象。

學友們!猶如有重閣或厚黏土新塗布的講堂,如果男子從東方以燃燒的火把接近它,火既得不到機會,火也得不到對象;如果從西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北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南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下方……(中略)如果從上方……(中略)如果男子無論從那個方向以燃燒的火把接近它,火既得不到機會,火也得不到對象。同樣的,學友們!當比丘這樣住時,如果魔從眼接近他,魔既得不到機會,魔也得不到對象;……(中略)如果魔從意接近他,魔既得不到機會,魔也得不到對象。

學友們!當這樣住時,比丘征服色,非色征服比丘;比丘征服聲音,非聲音征服比丘;比丘征服氣味,非氣味征服比丘;比丘征服味道,非味道征服比丘;比丘征服所觸,非所觸征服比丘;比丘征服法,非法征服比丘,學友們!這被稱為征服色、征服聲音、征服氣味、征服味道、征服所觸、征服法的比丘;征服者,而非被征服者;他征服那些污染的、再有的、不幸的、苦報的、未來被生老死的惡不善法。學友們!這樣是不漏出者。」

那時!世尊起身召喚目揵連:

「目揵連!好!好!目揵連!你對比丘說漏出法門與不漏出法門,好!」

這就是尊者目揵連所說,大師認可。

那些悅意的比丘們歡喜尊者目揵連所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