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244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苦法經

「比丘們!當比丘如實了知一切苦法的集起與滅沒,則諸欲這樣被見;當看著諸欲時,凡關於欲之欲的意欲、欲愛、欲迷、欲的熱惱,不成為煩惱潛在趨勢,則這樣的行與住被隨覺,當這樣行與住時,貪憂、惡不善法不成為煩惱潛在趨勢。

比丘們!比丘怎樣如實了知一切苦法的集起與滅沒?『這樣是色,這樣是色的集起,這樣是色的滅沒;這樣是受……這樣是想……這樣是行……這樣是識,這樣是識的集起,這樣是識的滅沒。』比丘們!比丘這樣如實了知一切苦法的集起與滅沒。

比丘們!諸欲怎樣被比丘所見,則諸欲這樣被見;當看著諸欲時,凡關於欲之欲的意欲、欲愛、欲迷、欲的熱惱,不成為煩惱潛在趨勢?比丘們!猶如有深過人的炭火坑,佈滿無焰、無煙的炭火,那時,如果有想活命;不想死,要樂;不要苦的男子走來,兩位有力氣的男子各捉住其一邊的手臂後,將他拉向炭火坑,他會這樣那樣地扭曲身體,什麼原因呢?比丘們!因為那個人知道:『我將跌落這炭火坑,以其因緣而將遭受死亡,或像死亡那樣的苦。』同樣的,比丘們!欲如炭火坑被比丘所見,則欲這樣被見;當看欲時,凡關於欲之欲的意欲、欲愛、欲迷、欲的熱惱不成為煩惱潛在趨勢。

比丘們!比丘怎樣的行與住被隨覺,當這樣行與住時,貪憂、惡不善法將不流入?比丘們!猶如男子進入許多荊棘的森林,他的前面是荊棘,後面也是荊棘;左邊是荊棘,右邊也是荊棘;上面是荊棘,下面也是荊棘,他會正念地前進,會正念地後退:『不要荊棘刺我。』同樣的,比丘們!凡在世間中可愛的、令人滿意的色,都被稱為:『聖者之律中的荊棘』。像這樣知道後,應該知道自制與不自制。

比丘們!怎樣是不自制呢?比丘們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傾心於可愛色,排拒不可愛色,住於身念未建立,少心的,不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;……(中略)以舌嚐味道後……(中略)以意識知法後,傾心於可愛法,排拒不可愛法,住於身念未建立,少心的,不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,比丘們!這樣是不自制。

比丘們!怎樣是自制?比丘們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不傾心於可愛色,不排拒不可愛色,保持著身念已建立,無量心的,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;……(中略)以舌嚐味道後……(中略)以意識知法後,不傾心於可愛法,不排拒不可愛法,住於身念已建立,無量心的,如實了知心解脫、慧解脫:那些所生起的惡不善法無餘滅之處,比丘們!這樣是自制。

比丘們!如果比丘這樣行、這樣住時,偶爾由於失念而生起隨順於結的惡不善憶念與意向,比丘們!念的生起[或]緩慢,但[一生起,]那時,就急速地捨斷、驅離、剷除、使之走到不存在。

比丘們!猶如男子會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滴二、三滴水滴,比丘們!水滴的落下[或]緩慢,但[一落下,]那時,它就會急速地走到遍盡、耗盡。同樣的,比丘們!如果比丘這樣行、這樣住時,偶爾由於失念而生起隨順於結的惡不善憶念與意向,比丘們!念的生起[或]緩慢,但[一生起,]那時,就急速地捨斷、驅離、剷除、使之走到不存在。比丘們!比丘這樣的行與住被隨覺,當這樣行與住時,貪憂、惡不善法將不流入。

比丘們!如果比丘這樣行、這樣住時,國王或國王的大臣,或朋友、同事,或親族、血親,可能帶財富來邀請:『來!男子先生!為何讓這袈裟耗盡你?為何光頭、鉢隨行?來!請你還俗後享受財富與作福德。』比丘們!確實,當比丘這樣行、這樣住時,『他放棄學而後將還俗。』這是不可能的。

比丘們!猶如恒河向東低斜、向東傾斜、向東坡斜,如果眾人帶來鏟子與簍子後[而心想]:『我們將使這恒河向西低斜、向西傾斜、向西坡斜。』

比丘們!你們怎麼想:那眾人能使恒河向西低斜、向西傾斜、向西坡斜嗎?」

「不,大德!那是什麼原因呢?大德!恒河向東低斜、向東傾斜、向東坡斜,不易使它向西低斜、向西傾斜、向西坡斜,眾人最終只會有疲勞與惱害的分。」

「同樣的,比丘們!如果比丘這樣行、這樣住時,國王或國王的大臣,或朋友、同事,或親族、血親,可能帶財富來邀請:『來!男子先生!為何讓這袈裟耗盡你?為何光頭、鉢隨行?來!請你還俗後享受財富與作福德。』比丘們!確實,當比丘這樣行、這樣住時,『他放棄學而後將還俗。』這是不可能的,那是什麼原因呢?比丘們!因為那心長久向遠離低斜、向遠離傾斜、向遠離坡斜,『他將像那樣還俗。』這是不可能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