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245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像緊叔迦那樣經

那時,某位比丘去見另一位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位比丘這麼說:

「學友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」

「學友!當比丘如實了知六觸處的集起與滅沒時,學友!這個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。」

那時,那位比丘不滿意那比丘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位比丘這麼說:

「學友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」

「學友!當比丘如實了知五取蘊的集起與滅沒時,學友!這個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。」

那時,那位比丘不滿意那比丘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位比丘這麼說:

「學友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」

「學友!當比丘如實了知四大的集起與滅沒時,學友!這個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。」

那時,那位比丘不滿意那比丘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位比丘這麼說:

「學友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」

「學友!當比丘如實了知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時,學友!這個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。」

那時,那位比丘不滿意那比丘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我去見某位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位比丘這麼說:『學友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那位比丘對我這麼說:『學友!當比丘如實了知六觸處的集起與滅沒時,學友!這個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。』大德!那時,我不滿意那比丘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位比丘這麼說:『學友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那位比丘對我這麼說:『學友!當比丘如實了知五取蘊的……(中略)如實了知四大的集起與滅沒……(中略)如實了知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時,學友!這個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。』大德!那時,我不滿意那比丘對問題的解說,來見世尊,大德!什麼情形比丘的見已善清淨呢?」

「比丘!猶如若有未曾見過緊叔迦的男子,去見另一位見過緊叔迦的男子。抵達後,會對那位男子這麼說:『男子先生!緊叔迦像什麼樣子呢?』他會這麼說:『喂!男子!緊叔迦是黑色的,猶如燒過的殘株。』比丘!當時,那緊叔迦就完全如那位男子所見。

比丘!那時,那位男子不滿意那男子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見過緊叔迦的男子。抵達後,會對那位男子這麼說:『男子先生!緊叔迦像什麼樣子呢?』他會這麼說:『喂!男子!緊叔迦是紅色的,猶如肉片。』比丘!當時,那緊叔迦就完全如那位男子所見。

比丘!那時,那位男子不滿意那男子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見過緊叔迦的男子。抵達後,會對那位男子這麼說:『男子先生!緊叔迦像什麼樣子呢?』他會這麼說:『喂!男子!緊叔迦生出下垂的樹皮與迸裂的豆夾,猶如金合歡樹。』比丘!當時,那緊叔迦就完全如那位男子所見。

比丘!那時,那位男子不滿意那男子對問題的解說,去見另一位見過緊叔迦的男子。抵達後,會對那位男子這麼說:『男子先生!緊叔迦像什麼樣子呢?』他會這麼說:『喂!男子!緊叔迦有茂密的樹葉、影子濃密,猶如榕樹。』比丘!當時,那緊叔迦就完全如那位男子所見。

同樣的,比丘!那些已勝解之善人們的見已善清淨,一如那些善人的解說。

比丘!猶如國王邊境的城市,有堅固的壁壘,堅固的城牆與城門,有六道門,在那裡的賢智、能幹、有智慧守門人阻止陌生人,而使熟人進入,一對快速使者從東方來了後,會對守門人這麼說:『男子先生!這座城的城主在哪裡呢?』他會這麼回答:『大德!他坐在中央廣場。』那時,那對快速使者[去見城主,]對城主交付如實話語後,會朝來時路啟程;一對快速使者從西方來了後,……(中略)從北方……一對快速使者從南方來了後,會對守門人這麼說:『男子先生!這座城的城主在哪裡呢?』他會這麼回答:『大德!他坐在中央廣場。』那時,那對快速使者[去見城主,]對城主交付如實話語後,會朝來時路啟程。

比丘!我的這個譬喻是為了作義理的教授。這裡,這個義理是:比丘!『城市』,這是對於這父母生成、米粥積聚、無常削減、磨滅、破壞、分散法之四大身的同義語;比丘!『六道門』,這是對於六內處的同義語;比丘!『守門人』,這是對於念的同義語;比丘!『一對快速使者』,這是對於止觀的同義語;比丘!『城主』,這是對於識的同義語;比丘!『在中央廣場』,這是對於四大的同義語,即:對於地界、對於水界、對於火界、對於風界;比丘!『如實話語』,這是對於涅槃的同義語;比丘!『來時路』,這是對於八支聖道的同義語,即:對於正見、……(中略)對於正定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