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70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優波哇那直接可見的經

那時,尊者優波哇那去見世尊,……(中略)在一旁坐好後,尊者優波哇那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被稱為『直接可見的法、直接可見的法』,大德!什麼情形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?」

「優波哇那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有色的感受與色之貪的感受,在色上有自身內的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色上有貪。』優波哇那!凡比丘以眼見色後,有色的感受與色之貪的感受,在色上自身內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色上有貪。』者,這樣,優波哇那!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……(中略)。

再者,優波哇那!比丘以舌嚐味道後,有味道的感受與味道之貪的感受,在味道上自身內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味道上有貪。』優波哇那!凡比丘以舌嚐味道後,有味道的感受與味道之貪的感受,在味道上自身內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味道上有貪。』者,這樣,優波哇那!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……(中略)。

再者,優波哇那!比丘以意識知法後,有法的感受與法之貪的感受,在法上自身內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法上有貪。』優波哇那!凡比丘以意識知法後,有法的感受與法之貪的感受,在法上自身內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法上有貪。』者,這樣,優波哇那!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

優波哇那!這裡,比丘以眼見色後,有色的感受而無色之貪的感受,在色上自身內沒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色上沒有貪。』優波哇那!凡比丘以眼見色後,有色的感受而無色之貪的感受,在色上自身內沒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色上沒有貪。』者,這樣,優波哇那!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……(中略)。

再者,優波哇那!比丘以舌嚐味道後,有味道的感受而無味道之貪的感受,在味道上自身內沒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味道上沒有貪。』優波哇那!凡比丘以舌嚐味道後,有味道的感受而無味道之貪的感受,在味道上自身內沒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味道上沒有貪。』者,這樣,優波哇那!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……(中略)。

再者,優波哇那!比丘以意識知法後,有法的感受而無法之貪的感受,在法上自身內沒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法上沒有貪。』優波哇那!凡比丘以意識知法後,有法的感受而無法之貪的感受,在法上自身內沒有貪,他了知:『我的自身內在法上沒有貪。』者,這樣,優波哇那!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