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5相應95經

處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摩羅迦子經

那時,尊者摩羅迦子去見世尊,……(中略)在一旁坐好後,尊者摩羅迦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請世尊簡要地教導我法,我聽聞世尊的法後,能住於獨處、隱退、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,那就好了!」

「摩羅迦子!這裡,現在,我們將對年輕的比丘說,實在是因為你已衰老、已年老、高齡、年邁、已到了老人期的比丘,請求什麼簡要的教誡呢?」

「大德!雖然我已衰老,已年老,高齡,年邁,已到了老人期,大德!請世尊簡要地教導我法,請善逝簡要地教導我法,也許我能了知世尊所講述的義理,也許我能成為世尊所講述的繼承人。」

「摩羅迦子!你怎麼想:你對那些能被眼識知而未曾見過、以前未曾見過、你未看見、你不可能看見的色,有欲,或貪,或情愛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你對那些能被耳識知而未曾聽過、以前未曾聽過、你未聽、你不可能聽的聲音,有欲,或貪,或情愛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你對那些能被鼻識知而未曾聞過、以前未曾聞過、你未聞、你不可能聞的氣味,有欲,或貪,或情愛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你對那些能被舌識知而未曾嚐過、以前未曾嚐過、你未嚐、你不可能嚐的味道,有欲,或貪,或情愛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你對那些能被身識知而未曾接觸過、以前未曾接觸過、你未接觸、你不可能接觸的所觸,有欲,或貪,或情愛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你對那些能被意識知而未曾了知過、以前未曾了知過、你未了知、你不可能了知的法,有欲,或貪,或情愛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摩羅迦子!這裡,在你所見、所聽、所覺知、所能了知的法上,在所見中將只有所見這麼多;在所聽中將只有所聽這麼多;在所覺知中將只有所覺知這麼多;在所了知中將只有所了知這麼多,摩羅迦子!當在你所見、所聽、所覺知、所能了知的法上,在所見中將只有所見這麼多;在所聽中將只有所聽這麼多;在所覺知中將只有所覺知這麼多;在所了知中將只有所了知這麼多,摩羅迦子!則你不被它如何如何,摩羅迦子!當你不被它如何如何,摩羅迦子!則你不在那裡,摩羅迦子!當你不在那裡,摩羅迦子!則你也不在這裡、不在其他地方、不在兩者的中間,這就是苦的結束。」

「大德!我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:

『以念已忘失見色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見]色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以念已忘失聽聲音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聽]聲音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以念已忘失嗅氣味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嗅]氣味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以念已忘失享用味道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享用]味道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以念已忘失接觸了觸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接觸的]觸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以念已忘失意識到法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意識到的]法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當持念見色後,他不在色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見色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

當持念聽聲音後,他不在聲音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聽聲音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

當持念嗅氣味後,他不在氣味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嗅氣味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

當持念享用味道後,他不在味道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享用味道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

當持念接觸了觸後,他不在觸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接觸了觸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

當持念意識到法後,他不在法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意識到法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』

大德!我這樣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。」

「摩羅迦子!好!好!摩羅迦子!好!摩羅迦子!你了知我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:

『以念已忘失見色後,作意可愛相,
以貪著之心感受它,持續固持它。

許多感受在其中增長;從[所見]色生起,
貪婪與惱怒[亦然],心被此傷害,
這樣累積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遠方。

……(中略)

當持念意識到法後,他不在法上被染著,
以離貪著之心感受它,不持續固持它。

即使意識到法,以及經歷感受,
他這樣運行念,[苦]被耗盡不被堆積,
這樣減少著苦,涅槃被說為在面前。』

摩羅迦子!我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應該被這樣理解。」

那時,尊者摩羅迦子歡喜、隨喜世尊所說後,起座向世尊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離開。

那時,當尊者摩羅迦子住於獨處、隱退、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不久,以證智自作證後,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,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,他證知:「出生已盡,梵行已完成,應該作的已作,不再有這樣[輪迴]的狀態了。」

尊者摩羅迦子成為眾阿羅漢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