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36相應第11經

受相應/處篇/修多羅

獨自靜坐經

那時,某位比丘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那位比丘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在獨自靜坐禪修時,我的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:『三受被世尊所說:樂受、苦受、不苦不樂受,這三受被世尊所說。又,這也被世尊所說:「凡任何受都在苦中。」對於什麼這被世尊所說:「凡任何受都在苦中」呢?』」

「比丘!好!好!比丘!這三受被我所說:樂受、苦受、不苦不樂受,這三受被我所說,又,比丘!這也被我所說:『凡任何受都在苦中。』又,比丘!那是對於諸行是無常的,這被我所說:『凡任何受都在苦中』;又,比丘!那是對於諸行是滅盡法,這被我所說的『凡任何受都在苦中』;……(中略)消散法……(中略)褪去法……(中略)滅法……(中略)那是對於諸行是變易法,這被我所說:『凡任何受都在苦中』。

而,比丘!諸行的次第滅也被我所講述:入初禪者,言語被滅了;入第二禪者,尋與伺被滅了;入第三禪者,喜被滅了;入第四禪者,入息出息被滅了;入虛空無邊處者,色想被滅了;入識無邊處者,虛空無邊處想被滅了;入無所有處者,識無邊處想被滅了;入非想非非想處者,無所有處想被滅了;入想受滅者,想與受被滅了;煩惱已盡的比丘,貪被滅了,瞋被滅了,癡被滅了。

而,比丘!諸行的次第平息也被我所講述:入初禪者,言語被平息了;入第二禪者,尋與伺被平息了……(中略)入想受滅者,想與受被平息了;煩惱已盡的比丘,貪被平息了,瞋被平息了,癡被平息了。

比丘!有這六種寧靜:入初禪者,言語被安息了;入第二禪者,尋與伺被安息了;入第三禪者,喜被安息了;入第四禪者,入息出息被安息了;入想受滅者,想與受被安息了;煩惱已盡的比丘,貪被安息了,瞋被安息了,癡被安息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