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相應20經

魔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統治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憍薩羅國喜馬拉雅山腳下的林野小屋。

那時,當世尊獨自靜坐禪修時,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:

「可能依法行使統治:無殺、無教唆殺,無沒收放逐、無教唆沒收放逐,無悲傷之事、無教唆使之悲傷之事嗎?」

那時,魔波旬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深思後,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請世尊行使統治!請善逝依法行使統治!無殺、無教唆殺,無沒收放逐、無教唆沒收放逐,無悲傷之事、無教唆使之悲傷之事。」

「波旬!你看見我的什麼,而對我這麼說:『大德!請世尊行使統治!請善逝依法行使統治!無殺、無教唆殺,無沒收放逐、無教唆沒收放逐,無悲傷之事、無唆使使之悲傷之事。』呢?」

「大德!世尊已修習、已多修習四神足,作為車輛、作為基礎、已實行、成為習慣、善精勤的,大德!如果世尊希望,他能將喜馬拉雅山山王勝解成如金一樣,它就成為金。」

「如果有金山,全部都是金,
像那樣的兩倍一個人也不滿足,知道這樣時,他能平等地行。

凡看到由此因緣而苦者,那個人如何會對欲傾斜?

知道:『依著是世間中的染著』後,人就應該為了它的調伏而學。」

那時,魔波旬:「世尊知道我,善逝知道我。」沮喪、悲傷就在那裡消失了。

第二品,其攝頌:

「岩石、獅子、碎石片,適當、意,
鉢、處、食物,農夫與統治之事,它們為十則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