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相應21經

魔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眾多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釋迦族的尸羅哇地。

當時,眾多比丘在世尊不遠處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。

那時,魔波旬化作婆羅門的容色後,以大的編織髮髻,羊皮衣之穿著、年老的、像椽木那樣彎曲的,呼嚕呼嚕的呼吸聲、持無花果樹枝之手杖,然後去見那些比丘。抵達後,對那些比丘這麼說:

「尊師們!你們年輕出家,黑髮的青年,具備青春的幸福,在人生之初期,不在欲中娛樂,尊師們!你們要享受人之欲,不要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。」

「婆羅門!我們沒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,但,婆羅門!我們捨斷耗時的而追逐直接可見的,因為,婆羅門!由世尊所說:欲是耗時的、多苦的、多絕望的,那裡面有更多的過患,而此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」

當這麼說時,魔波旬搖頭、吐舌、額頭上蹙出三條線,起不滿意的神情後,拄著手杖離開。

那時,那些比丘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我們在世尊不遠處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,大德!那時,有某位婆羅門以大的編織髮髻,羊皮衣之穿著、年老的、像椽木那樣彎曲的,呼嚕呼嚕的呼吸聲、持無花果樹枝之手杖,來見我們。抵達後,對我們這麼說:『尊師們!你們年輕出家,黑髮的青年,具備青春的幸福,在人生之初期,不在欲中娛樂,尊師們!你們要享受人之欲,不要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。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我們對那位婆羅門這麼說:『婆羅門!我們沒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,但,婆羅門!我們捨斷耗時的而追逐直接可見的,因為,婆羅門!由世尊所說:欲是耗時的、多苦的、多絕望的,那裡面有更多的過患,而此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那位婆羅門搖頭、吐舌、額頭上蹙出三條線,起不滿意的神情後,拄著手杖離開。」

「比丘們!那位不是婆羅門,那位是魔波旬,為了擾亂你們而來。」

那時,世尊知道這件事後,那時候說這偈頌:

「凡看到由此因緣而苦者,那個人如何會對欲傾斜?

知道:『依著是世間中的染著』後,人就應該為了它的調伏而學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