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相應23經

魔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瞿低迦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。

當時,尊者瞿低迦住在仙吞山坡的黑岩處。

那時,當尊者瞿低迦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達到暫時的心解脫,但,尊者瞿低迦又從那暫時的心解脫退失。

第二次,當尊者瞿低迦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達到暫時的心解脫,第二次,尊者瞿低迦從那暫時的心解脫退失。

第三次,當尊者瞿低迦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達到暫時的心解脫,第三次,尊者瞿低迦從那……(中略)退失。

第四次,當尊者瞿低迦住於不放逸、……(中略)達到暫時的心解脫,第四次,尊者瞿低迦從那……(中略)退失。

第五次,當尊者瞿低迦……(中略)達到暫時的心解脫,第五次,尊者……(中略)心解脫退失。

第六次,當尊者瞿低迦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達到暫時的心解脫,第六次,尊者瞿低迦從那暫時的心解脫退失。

第七次,當尊者瞿低迦住於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達到暫時的心解脫。

那時,尊者瞿低迦這麼想:

「我已經六次從暫時的心解脫退失了,讓我拿刀[自殺]吧!」

那時,魔波旬以心思量尊者瞿低迦心中的深思後,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以偈頌對世尊說:

「大英雄、大慧者,以神通而名聲閃亮,
一切怨恨、恐懼已過去,我禮拜在有眼者的腳上。

征服死亡的大英雄,你的弟子意欲死亡,
他想[自殺],光輝者請制止他!

世尊!你的弟子在教說上愛好,
心意未達成的有學,怎能死?出名者!」

那時,尊者瞿低迦已拿刀[自殺]了。

那時,像這樣,世尊已知:「這是魔波旬。」後,以偈頌對魔波旬說:

「這麼堅固的進行,他們不期待活命,
連根拔除渴愛後,瞿低迦般涅槃。」

那時,世尊召喚比丘們:

「來!比丘們!我們去仙吞山坡的黑岩處,在那裡善男子瞿低迦拿刀[自殺]了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那些比丘回答世尊。

那時,世尊與眾多比丘一同去仙吞山坡的黑岩處。

那時,世尊遠遠地看見尊者瞿低迦仰臥在床,肩膀側轉。

當時,一股黑闇雲煙走向東方後,走向西方;走向北方;走向南方;走向上方;走向下[方];走向四方的中間方位。

那時,世尊召喚比丘們:

「比丘們!你們看見那股黑闇雲煙走向東方後,走向西方;走向北方;走向南方;走向上方;走向下[方];走向四方的中間方位嗎?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

「比丘們!那是魔波旬在探尋善男子瞿低迦的識:『善男子瞿低迦的識住立在哪裡呢?』而,比丘們!以識已不住立,善男子瞿低迦般涅槃了。」

那時,魔王波旬取了淡黃色的橡木琵琶琴後,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以偈頌對世尊說:

「上下與水平方位、四方的中間方位,
當我探求時我得不到,瞿低迦他去什麼地方。」

「這位堅固者具足堅固心,禪修者經常樂於禪,
日夜實踐,不希求活命。

征服死神軍後,不來再生,
連根拔除渴愛後,瞿低迦般涅槃。」

他為愁所敗,腋下的琵琶琴落下,
於是,那不快樂的夜叉,就在那裡消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