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1相應1經

質多相應/處篇/弟子記說

結經

有一次,眾多上座比丘住在麻七迦三達的野生芒果林中。

當時,眾多上座比丘食畢,從施食處返回,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,出現這樣的談論:

「學友們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呢?或者為一種含義,但只是文辭不同呢?」

在那裡,某些上座比丘這麼解說:

「學友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。」

某些上座比丘這麼解說:

「學友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一種含義,但只是文辭不同。」

當時,屋主質多以某些必須作的事抵達彌迦巴榻迦。

屋主質多聽說眾多上座比丘食畢,從施食處返回,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,出現這樣的談論:「學友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呢?或者為一種含義,但只是文辭不同呢?」在那裡,某些上座比丘這麼解說:「學友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。」某些上座比丘這麼解說:「學友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一種含義,但只是文辭不同。」

那時,屋主質多去見上座比丘們。抵達後,向上座比丘們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屋主質多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:

「大德!我聽到眾多上座比丘食畢,從施食處返回,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,出現這樣的談論:『學友!「結」與「會被結縛的法」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呢?或者為一種含義,但只是文辭不同呢?』某些上座比丘這麼解說:『學友!「結」與「會被結縛的法」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。』某些上座比丘這麼解說:『學友!「結」與「會被結縛的法」,這些法為一種含義,但只是文辭不同。』」

「是的,屋主!」

「大德!『結』與『會被結縛的法』,這些法為不同含義、不同文辭。

那樣的話,大德!我為你們作譬喻,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。大德!猶如黑牛與白牛,被一條繩子或軛綁在一起,如果有人說:『黑牛是白牛的結;白牛是黑牛的結。』當這樣說時,他會正確地說了嗎?」

「不,屋主!」

「大德!黑牛不是白牛的結;白牛不是黑牛的結,牠們被一條繩子或軛綁在一起之處,那裡才是結。同樣的,大德!眼不是諸色的結;諸色也不是眼的結,緣於這兩者生起的欲貪處,那裡才是結。

耳不是聲音……(中略)鼻不是氣味……舌不是味道……身不是所觸的結;所觸也不是身的結,緣於這兩者生起的欲貪處,那裡才是結。意不是諸法的結;諸法也不是意的結,緣於這兩者生起的欲貪處,那裡才是結。」

「屋主!這是你的獲得,屋主!這是你的好獲得,你有在甚深佛語上涉入的慧眼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