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1相應3經

質多相應/處篇/弟子記說

梨犀達多經第二

有一次,眾多上座比丘住在麻七迦三達的野生芒果林中。

那時,屋主質多去見上座比丘們。抵達後,向上座比丘們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屋主質多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:

「大德!請上座們同意我明日的請食。」

上座比丘們以沈默同意了。

那時,屋主質多知道上座比丘們同意後,起座向上座比丘們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離開。

那時,那夜過後,上座比丘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,取鉢與僧衣,前往屋主質多的住處。抵達後,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。

那時,屋主質多去見上座比丘們。抵達後,向上座比丘們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屋主質多對最上座尊者這麼說:

「上座大德!凡世間中生起這種種見:『世界是常恆的』,或『世界是非常恆的』,或『世界是有邊的』,或『世界是無邊的』,或『命即是身體』,或『命是一身體是另一』,或『死後如來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不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』,凡這些在梵網中所說的六十二惡見,大德!當什麼存在時,這些見存在?當什麼不存在時,這些見不存在?」

當這麼說時,最上座尊者變得沈默了。

第二次,屋主質多……(中略)。

第三次,屋主質多對最上座尊者這麼說:

「上座大德!凡世間中生起這種種見:『世界是常恆的』,或『世界是非常恆的』,或『世界是有邊的』,或『世界是無邊的』,或『命即是身體』,或『命是一身體是另一』,或『死後如來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不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』,凡這些在梵網中所說的六十二惡見,大德!當什麼存在時,這些見存在?當什麼不存在時,這些見不存在?」第三次,最上座尊者變得沈默了。

當時,尊者梨犀達多在那僧團中是最新人。

那時,尊者梨犀達多對最上座尊者這麼說:

「上座大德!讓我回答屋主質多的這個問題。」

「梨犀達多學友!請你回答屋主質多的這個問題。」

「屋主!你確實這麼問:『上座大德!凡世間中生起這種種見:『世界是常恆的』,或……(中略)大德!當什麼存在時,這些見存在?當什麼不存在時,這些見不存在?』嗎?」

「是的!大德!」

「屋主!凡世間中生起這種種見:『世界是常恆的』,或『世界是非常恆的』,或『世界是有邊的』,或『世界是無邊的』,或『命即是身體』,或『命是一身體是另一』,或『死後如來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不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』,或『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』,凡這些在梵網中所說的六十二惡見,屋主!當有身見存在時,這些見存在;當有身見不存在時,這些見不存在。」

「但,大德!什麼是有身見呢?」

「屋主!這裡,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,不熟練聖者法的,未受聖者法訓練的;是不曾見過善人的,不熟練善人法的,未受善人法訓練的,認為色是我,或我擁有色,或色在我中,或我在色中;認為受是我,……(中略)想……行……認為識是我,或我擁有識,或識在我中,或我在識中,屋主!這樣是有身見。」

「但,大德!什麼是無有身見呢?」

「屋主!這裡,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是見過聖者的,熟練聖者法的,善受聖者法訓練的;是見過善人的,熟練善人法的,善受善人法訓練的,不認為色是我,或我擁有色,或色在我中,或我在色中;不認為受……(中略)不認為想……不認為行……不認為識是我,或我擁有識,或識在我中,或我在識中,屋主!這樣是無有身見。」

「大德!聖梨犀達多從哪裡來?」

「屋主!我從阿槃提來。」

「大德!有一位名叫梨犀達多的阿槃提善男子是我們未見面的朋友,他出家了,尊者見過他嗎?」

「是的,屋主!」

「大德!那位大德現在住在哪裡?」

當這麼說時,尊者梨犀達多變得沈默了。

「大德是聖梨犀達多嗎?」

「是的,屋主!」

「大德!願聖梨犀達多歡喜在愉快的麻七迦三達的野生芒果林,我將熱心提供聖梨犀達多的衣服、施食、住處、病人的需要物、醫藥必需品。」

「善說,屋主!」

那時,屋主質多歡喜、隨喜尊者梨犀達多所說後,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,款待與滿足上座比丘們。

那時,上座比丘們食用完畢手離鉢,起座離開。

那時,最上座尊者對尊者梨犀達多這麼說:

「好!梨犀達多學友!你回答這問題,不是我[能]回答這問題。那樣的話,梨犀達多學友!像這樣的其他問題來到時,那就照這種情況回答。」

那時,尊者梨犀達多收拾好住所後,取鉢與僧衣,從麻七迦三達離開。

從麻七迦三達離開,這樣離開後,沒再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