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10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摩尼朱羅迦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。

當時,在國王後宮中國王隨從集會共坐,出現這樣的談論:

「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,金銀是適當的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使用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接受金銀。」

當時,村長摩尼朱羅迦坐在那集會處。

那時,村長摩尼朱羅迦對那群群眾這麼說:

「大人!不要這麼說,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,金銀不是適當的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使用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接受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已放下珠寶黃金、已離金銀。」

村長摩尼朱羅迦能夠說服那群群眾。

那時,村長摩尼朱羅迦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村長摩尼朱羅迦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在國王後宮,國王隨從集會共坐,出現這樣的談論:『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,金銀是適當的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使用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接受金銀。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我對那群群眾這麼說:『大人!不要這麼說,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,金銀不是適當的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使用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接受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已放下珠寶黃金、已離金銀。』大德!我能夠說服那群群眾。大德!當我這麼解說時,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,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,法、隨法地解說了,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?」

「村長!當你這麼解說時,確實是我的所說之說,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我,法、隨法地解說了,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。村長!因為,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,金銀不是適當的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使用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接受金銀,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已放下珠寶黃金、已離金銀。

村長!對任何人來說,如果金銀是適當的,則五種欲對他也是適當的;對任何人來說,如果五種欲是適當的,村長!則你絕對能認為他是非沙門法、非釋迦人之子的法。

又,村長!我這麼說:『草可以被需要草者遍求,木材可以被需要木材者遍求,車可以被需要車者遍求,[工]人可以被需要[工]人者遍求。』但,村長!我不說:『有任何金銀可以被使用、可以被遍求的法門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