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11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薄羅迦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末羅,一個名叫屋盧吠羅迦巴的末羅市鎮。

那時,村長薄羅迦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村長薄羅迦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如果世尊教導我苦的集起與滅沒,那就好了。」

「村長!如果我教導你關於過去世苦的集起與滅沒:『這樣,這是過去世。』在那裡,你會有懷疑、會有疑惑;村長!如果我教導你關於未來世苦的集起與滅沒:『這樣,這是未來世。』在那裡,你也會有懷疑、會有疑惑;又,村長!我就坐在這裡,你就坐在那裡,我將教導你苦的集起與滅沒,你要聽!你要好好作意!我要說了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村長薄羅迦回答世尊。

世尊這麼說:

「村長!你怎麼想:在屋盧吠羅迦巴,有哪個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會生起你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嗎?」

「大德!在屋盧吠羅迦巴,有哪個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會生起我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」

「又,村長!在屋盧吠羅迦巴,有哪個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不會生起你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嗎?」

「大德!在屋盧吠羅迦巴,有哪個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不會生起我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」

「村長!什麼因、什麼緣因而對某些屋盧吠羅迦巴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會生起你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呢?[什麼因、什麼緣因而對某些屋盧吠羅迦巴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不會生起你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呢?]」

「大德!對那些我對他們有欲貪的屋盧吠羅迦巴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會生起我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;但,大德!對那些我對他們沒有欲貪的屋盧吠羅迦巴人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不會生起我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。」

「村長!請以此已見的、已知的、即時達到的、已深解的法,推導過去與未來:『凡過去世任何苦生起時,一切都是欲為其根源、欲為其因緣而生起,因為欲是苦的根;凡未來世任何苦生起時,一切都是欲為其根源、欲為其因緣而將生起,因為欲是苦的根。』」

「不可思議啊,大德!未曾有啊,大德!

大德!這被世尊多麼善說:『凡任何苦生起時,一切都是欲為其根源、欲為其因緣而生起,因為欲是苦的根。』

大德!我有個男孩名叫智羅瓦西,他住在外面的住處,大德!我早上起來後,派遣一男子:『我說啊,請你去瞭解一下男孩智羅瓦西。』

大德!只要那位男子沒回來,我就不安:『希望男孩智羅瓦西你不要有任何病苦!』」

「村長!你怎麼想:『如果男孩智羅瓦西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會生起你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嗎?』」

「大德!如果男孩智羅瓦西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我也許會有生命的變異,又如何不生起我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呢!」

「村長!以此法門,這能被體會:『凡任何苦生起時,一切都是欲為其根源、欲為其因緣而生起,因為欲是苦的根。』

村長!你怎麼想:『當你未見過、未聽過智羅瓦西的母親時,你對智羅瓦西的母親有欲、或貪、或情愛嗎?』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村長!因為你的看見、或聽聞,你才成為這樣:對智羅瓦西的母親有欲、或貪、或情愛嗎?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

「村長!你怎麼想:如果智羅瓦西的母親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會生起你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嗎?」

「大德!如果男孩智羅瓦西的母親被處死,或被捕,或被沒收,或被責難,我也許會有生命的變異,又如何不生起我的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呢!」

「村長!以此法門,這能被體會:『凡任何苦生起時,一切都是欲為其根源、欲為其因緣而生起,因為欲是苦的根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