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12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羅西亞經

那時,村長羅西亞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村長羅西亞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我聽聞:『沙門喬達摩呵責一切苦行,一向地責備、呵叱一切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。』大德!凡那些這麼說:『沙門喬達摩呵責一切苦行,一向地責備、呵叱一切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。』者,大德!那些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,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,他們法、隨法地解說了,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?」

「村長!凡那些這麼說:『沙門喬達摩呵責一切苦行,一向地責備、呵叱一切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。』者,那些不是我的所說之說,而且他們以不存在、虛偽、不實而毀謗我。

村長!有兩個極端,不應該被出家人實行:這在欲上之欲樂的實行:下劣的、粗俗的、一般人的、非聖者的、無益的,以及這自我折磨的實行:苦的、非聖者的、無益的。村長!他們不往這兩個極端後,有被如來現正覺、作眼、作智,導向寂靜、證智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。

村長!但什麼是那被如來現正覺、作眼、作智,導向寂靜、證智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呢?就是這八支聖道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村長!這是那被如來現正覺、作眼、作智,導向寂靜、證智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。

村長!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三種受用諸欲者,哪三種呢?

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;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後,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;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;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,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,但在那些財物上被繫結、迷戀、落入執著,受用而不見過患、無出離慧。

又,村長!這裡,某些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,在那些財物上不被繫結、不迷戀、不落入執著,受用而見過患、有出離慧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;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後,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三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三處被呵責呢?『他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三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三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;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二處被呵責,應該在一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二處被呵責呢?『他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應該在哪一處被讚賞呢?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二處被呵責,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;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一處被呵責,應該在二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一處被呵責呢?『他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二處被讚賞呢?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分享,作福德。』這是二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,應該在這二處被讚賞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一處被讚賞,應該在三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一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三處被呵責呢?『他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」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三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,應該在這三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二處被讚賞,應該在二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二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應該在哪二處被呵責呢?『他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二處被讚賞,應該在這二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與非法、暴力與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三處被讚賞,應該在一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三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分享,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三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應該在哪一處被呵責呢?『他以非法、暴力遍求財物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三處被讚賞,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一處被讚賞,應該在二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一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二處被呵責呢?『他不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,應該在這二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不分享,不作福德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二處被讚賞,應該在一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二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應該在哪一處被呵責呢?『他不分享,不作福德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二處被讚賞,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,但在那些財物上被繫結、迷戀、落入執著,受用而不見過患、無出離慧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三處被讚賞,應該在一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三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分享,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三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應該在哪一處被呵責呢?『他在那些財物上被繫結、迷戀、落入執著,受用而不見過患、無出離慧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三處被讚賞,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受用諸欲者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;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後,使自己快樂、喜悅,分享,作福德,在那些財物上不被繫結、不迷戀、不落入執著,受用而見過患、有出離慧,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四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四處被讚賞呢?『他以法、非暴力遍求財物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使自己快樂、喜悅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分享,作福德。』這是第三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在那些財物上不被繫結、不迷戀、不落入執著,受用而見過患、有出離慧。』這是第四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村長!這位受用諸欲者應該在這四處被讚賞。

村長!有這三種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存在世間中,哪三種呢?

村長!這裡,某些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,由於信,從在家出家,成為非家生活:『或許我能證得善法,或許我能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』他苦惱、折磨自己,但沒證得善法,且沒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

村長!這裡,某些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,由於信,從在家出家,成為非家生活:『或許我能證得善法,或許我能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』他苦惱、折磨自己,而證得善法,但沒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

村長!這裡,某些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,由於信,從在家出家,成為非家生活:『或許我能證得善法,或許我能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』他苦惱、折磨自己,而證得善法,且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苦惱、折磨自己,但沒證得善法,且沒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,村長!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應該在三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三處被呵責呢?『他苦惱、折磨自己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沒證得善法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,『他沒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』這是第三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村長!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應該在這三處被呵責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苦惱、折磨自己,而證得善法,但沒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,村長!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應該在二處被呵責,應該在一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二處被呵責呢?『他苦惱、折磨自己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呵責處。『他沒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呵責處。應該在哪一處被讚賞呢?『他證得善法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。村長!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應該在這二處被呵責,應該在這一處被讚賞。

村長!那裡,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苦惱、折磨自己,而證得善法,且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,村長!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應該在一處被呵責,應該在二處被讚賞。應該在哪一處被呵責呢?『他苦惱、折磨自己。』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。應該在哪二處被讚賞呢?『他證得善法。』這是第一個應該被讚賞處,『他作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的過人法。』這是第二個應該被讚賞處。村長!這位苦行者、艱澀生活者應該在這一處被呵責,應該在這二處被讚賞。

村長!有這三種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滅盡,哪三種呢?

凡貪染者,為了貪,他意圖加害自己、意圖對別人加害、意圖加害兩者;當貪已被捨斷時,他既不意圖加害自己,也不意圖加害別人,不意圖加害兩者,滅盡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

凡瞋怒者,為了瞋,他意圖加害自己、意圖加害別人,意圖加害兩者;當瞋已被捨斷時,他既不意圖加害自己,也不意圖加害別人,不意圖加害兩者,滅盡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

凡愚癡者,為了癡,他意圖加害自己、意圖加害別人、意圖加害兩者;當癡已被捨斷時,他既不意圖加害自己,也不意圖加害別人,不意圖加害兩者,滅盡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

村長!這些是三種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滅盡。」

當這麼說時,村長羅西亞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大德!……(中略)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