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2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達拉普達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。

那時,表演團團長達拉普達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表演團團長達拉普達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被我從表演者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講述中聽聞:『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真真假假使人人發笑、喜樂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嘻笑天為同伴。』這裡,世尊怎麼說?」

「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」

第二次,表演團團長達拉普達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被我從表演者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講述中聽聞:『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真真假假使人人發笑、喜樂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嘻笑天為同伴。』這裡,世尊怎麼說?」

「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」

第三次,表演團團長達拉普達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被我從表演者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講述中聽聞:『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真真假假使人人發笑、喜樂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嘻笑天為同伴。』這裡,世尊怎麼說?」

「團長!我確實得不到[你的理解]:『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』但,我仍將回答你。

團長!以前的眾生未離貪,被貪的繫縛束縛,那些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能被貪染之法更加強他們;團長!以前的眾生未離瞋,被瞋的繫縛束縛,那些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能被瞋之法更加強他們;團長!以前的眾生未離癡,被癡的繫縛束縛,那些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能被癡之法更加強他們,他自己陶醉、放逸,使他人陶醉、放逸後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名叫嘻笑的地獄那裡。

如果他有這樣的見:『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真真假假使人人發笑、喜樂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嘻笑天為同伴。』那是他的邪見,而,團長!對邪見者來說,我說,只有兩趣之一趣:地獄或畜生。」

當這麼說時,表演團團長達拉普達哭泣、持續落淚。

「團長!這是我沒得到你的理解:『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』」

「大德!我不為世尊對我這麼說而哭泣,大德!而是我被以前的老師與老師的老師表演者長久欺騙、欺瞞、誘拐:『表演者在舞台或慶祝會中,以真真假假使人人發笑、喜樂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嘻笑天為同伴。』

大德!太偉大了,大德!太偉大了,大德!猶如能扶正顛倒的,能顯現被隱藏的,能告知迷途者的路,能在黑暗中持燈火:『有眼者看得見諸色』。同樣的,法被世尊以種種法門說明。大德!我歸依世尊、法、比丘僧團。大德!願我得在世尊面前出家,願我得受具足戒。」

那時,表演團團長達拉普達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、受具足戒。

受具足戒後不久,尊者達拉普達……(中略)成為眾阿羅漢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