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3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戰士經

那時,戰士團長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……(中略)戰士團長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被我從戰士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講述中聽聞:『戰士在戰鬥中竭力、努力,當他竭力、努力時,對方殺他、處死他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被別人征服天為同伴。』這裡,世尊怎麼說?」

「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」

第二次,……(中略)第三次,戰士團長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被我從戰士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講述中聽聞:『戰士在戰鬥中竭力、努力,當他竭力、努力時,對方殺他、處死他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被別人征服天為同伴。』這裡,世尊怎麼說?」

「團長!我確實沒得到你的理解:『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』但,我仍將回答你。

團長!戰士在戰鬥中竭力、努力,他的那個心已先被那惡作、惡意向捉住:『願這些眾生被殺害、或被俘虜、或被消滅、或被滅亡、或像這樣不存在!』當他竭力、努力時,對方殺他、處死他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名叫被別人征服的地獄那裡。

如果他有這樣的見:『戰士在戰鬥中竭力、努力,當他竭力、努力時,對方殺他、處死他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被別人征服天為同伴。』那是他的邪見,而,團長!對邪見者來說,我說,只有兩趣之一趣:地獄或畜生。」

當這麼說時,戰士團長哭泣、持續落淚。

「團長!這是我沒得到你的理解:『夠了!團長!隨它吧,請不要問我這個!』」

「大德!我不為世尊對我這麼說而哭泣,而是,大德!我被以前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戰士長久欺騙、欺瞞、誘拐:『戰士在戰鬥中竭力、努力,當他竭力、努力時,對方殺他、處死他,他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與被別人征服天為同伴。』

太偉大了,大德!……(中略)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