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7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像田地那樣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那爛陀賣衣者的芒果園中。

那時,村長刀師之子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村長刀師之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世尊住於對一切活的生物憐愍,不是嗎?」

「是的,村長!如來住於對一切活的生物憐愍。」

「大德!如果那樣,為何世尊對某些人徹底地教導法,對某些人不像那樣徹底地教導法呢?」

「那樣的話,村長!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,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。村長!你怎麼想:這裡,如果農夫屋主有三塊田,一塊是最好的田,一塊是中等的田,一塊是下劣的、荒地、含鹽的惡地田,村長!你怎麼想:如果那農夫屋主想要播種,他會在哪裡第一個播呢?在最好的那塊田?或在中等的那塊田?或在下劣的、荒地、含鹽的惡地那塊田?」

「大德!如果那農夫屋主想要播種,他會播在最好的那塊田那裡,在那裡播完後,會播在中等的那塊田那裡,在那裡播完後,會播在下劣的、荒地、含鹽的惡地那塊田那裡,或者不播,那是什麼原因呢?[因為]至少能成為牛的食物。」

「村長!那塊最好的田,對我來說,猶如比丘、比丘尼,我為他們教導法:開頭是善、中間是善、終結是善;意義正確、辭句正確的法,我說明唯獨圓滿、遍清淨的梵行,那是什麼原因呢?村長!因為他們住於以我為洲、以我為庇護、以我為救護、以我為歸依。

村長!那塊中等的田,對我來說,猶如優婆塞、優婆夷,我也為他們教導法:開頭是善、中間是善、終結是善;意義正確、辭句正確的法,我說明唯獨圓滿、遍清淨的梵行,那是什麼原因呢?村長!因為他們住於以我為洲、以我為庇護、以我為救護、以我為歸依。

村長!那塊下劣的、荒地、含鹽的惡地田,對我來說,猶如其他外道沙門、婆羅門遊行者們,我也為他們教導法:開頭是善、中間是善、終結是善;意義正確、辭句正確的法,我說明唯獨圓滿、遍清淨的梵行,那是什麼原因呢?如果只少少地了知一句,那也會對他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。

村長!猶如男子有三支水瓶:一支是無裂縫、不滲、不漏的水瓶,一支是無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水瓶,一支是有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水瓶,村長!你怎麼想:如果那男子想要裝水,他會在哪裡第一個裝呢?在無裂縫、不滲、不漏的那支水瓶?或在無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那支水瓶?或在有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那支水瓶?」

「大德!如果那男子想要裝水,他會裝在無裂縫、不滲、不漏的那支水瓶那裡,在那裡裝完後,會裝在無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那支水瓶那裡,在那裡裝完後,會裝在有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那支水瓶那裡,或者不裝,那是什麼原因呢?[因為]至少能成為物品的清洗用。」

「村長!那支無裂縫、不滲、不漏的水瓶,對我來說,猶如比丘、比丘尼,我為他們教導法:開頭是善、中間是善、終結是善;意義正確、辭句正確的法,我說明唯獨圓滿、遍清淨的梵行,那是什麼原因呢?村長!因為他們住於以我為洲、以我為庇護、以我為救護、以我為歸依。

村長!那支無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水瓶,對我來說,猶如優婆塞、優婆夷,我也為他們教導法:開頭是善、中間是善、終結是善;意義正確、辭句正確的法,我說明唯獨圓滿、遍清淨的梵行,那是什麼原因呢?村長!因為他們住於以我為洲、以我為庇護、以我為救護、以我為歸依。

村長!那支有裂縫、會滲、會漏的水瓶,對我來說,猶如其他外道沙門、婆羅門遊行者們,我也為他們教導法:開頭是善、中間是善、終結是善;意義正確、辭句正確的法,我說明唯獨圓滿、遍清淨的梵行,那是什麼原因呢?如果只少少地了知一句,那也會對他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。」

當這麼說時,村長刀師之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大德!……(中略)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