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8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吹海螺者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那爛陀賣衣者的芒果園中。

那時,尼乾陀的弟子,村長刀師之子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世尊對村長刀師之子這麼說:

「村長!尼乾陀若提子如何對弟子說法呢?」

「大德!尼乾陀若提子這麼對弟子說法:『凡任何殺生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;凡任何取未給予的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;凡任何行邪淫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;凡任何說虛妄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,凡住於屢屢如此者,因為那樣而被引導[往生]。』

大德!尼乾陀若提子這麼對弟子說法。」

「村長!『凡住於屢屢如此者,因為那樣而被引導[往生]。』如尼乾陀若提子之言,這樣,將不存在任何墮惡趣、地獄者。

村長!你怎麼想: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殺生男子殺生與不殺生,哪個時間比較多?」

「大德!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殺生男子殺生的時間比較少,而不殺生的時間比較多。」

「村長!『凡住於屢屢如此者,因為那樣而被引導[往生]。』如尼乾陀若提子之言,這樣,將不存在任何墮惡趣、地獄者。

村長!你怎麼想: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未給予而取的男子取未給予的與不取未給予的,哪個時間比較多?」

「大德!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未給予而取的男子取未給予的之時間比較少,而不取未給予的之時間比較多。」

「村長!『凡住於屢屢如此者,因為那樣而被引導[往生]。』如尼乾陀若提子之言,這樣,將不存在任何墮惡趣、地獄者。

村長!你怎麼想: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邪淫男子行邪淫與不行邪淫,哪個時間比較多?」

「大德!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邪淫男子行邪淫的時間比較少,而不行邪淫的時間比較多。」

「村長!『凡住於屢屢如此者,因為那樣而被引導[往生]。』如尼乾陀若提子之言,這樣,將不存在任何墮惡趣、地獄者。

村長!你怎麼想: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妄語男子說虛妄與不說虛妄,哪個時間比較多?」

「大德!不論取夜裡或白天,以時間比較,妄語男子說虛妄的時間比較少,而不說虛妄的時間比較多。」

「村長!『凡住於屢屢如此者,因為那樣而被引導[往生]。』如尼乾陀若提子之言,這樣,將不存在任何墮惡趣、地獄者。

村長!這裡,某位大師是這麼論、這麼見者:『凡任何殺生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;凡任何取未給予的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;凡任何行邪淫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;凡任何說虛妄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』

而,村長!弟子對那位大師有淨信,他這麼想:『我的大師是這麼論、這麼見者:「凡任何殺生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」而有生類被我殺了,我也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』他得此見。村長!他不捨斷那種言論,不捨斷那種心,不放棄那種見,之後他將像這樣被帶往置於地獄中。

『我的大師是這麼論、這麼見者:「凡任何取未給予的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」而有未給予的被我取了,我也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』他得此見。村長!他不捨斷那種言論,不捨斷那種心,不放棄那種見,之後他將像這樣被帶往置於地獄中。

『我的大師是這麼論、這麼見者:「凡任何行邪淫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」而有邪淫為我所行了,我也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』他得此見。村長!他不捨斷那種言論,不捨斷那種心,不放棄那種見,之後他將像這樣被帶往置於地獄中。

『我的大師是這麼論、這麼見者:「凡任何說虛妄者,一切都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」而有虛妄被我說了,我也是墮惡趣、地獄者。』他得此見。村長!他不捨斷那種言論,不捨斷那種心,不放棄那種見,之後他將像這樣被帶往置於地獄中。

而,村長!這裡,如來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、明與行具足者、善逝、世間知者、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、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已出現於世間,他以種種法門呵責、斥責殺生,他說:『你們要戒絕殺生!』他呵責、斥責未給予而取,他說:『你們要戒絕未給予而取!』他呵責、斥責邪淫,他說:『你們要戒絕邪淫!』他呵責、斥責妄語,他說:『你們要戒絕妄語!』

而,村長!弟子對那位大師有淨信,他像這樣深慮:『世尊以種種法門呵責、斥責殺生,他說:「你們要戒絕殺生!」而或多或少有生類被我殺了,凡或多或少有生類被我殺了者,這是不適當的,這是不好的,但我以此緣對此後悔,我的這惡業將不會成為未作的。』他像這樣省察後,捨斷殺生,未來成為離殺生者,這樣,有這惡業的捨斷,這樣,有這惡業的超越。

『世尊以種種法門呵責、斥責未給予而取,他說:「你們要戒絕未給予而取!」而或多或少有未給予的被我取了,凡或多或少有未給予的被我取了者,這是不適當的;這是不好的,但我以此緣對此後悔,我的這惡業將不會成為未作的。』他像這樣省察後,捨斷未給予而取,未來成為離未給予而取者,這樣,有這惡業的捨斷,這樣,有這惡業的超越。

『世尊以種種法門呵責、斥責邪淫,他說:「你們要戒絕邪淫!」而或多或少有邪淫為我所行了,凡或多或少有邪淫為我所行了者,這是不適當的;這是不好的,但我以此緣對此後悔,我的這惡業將不會成為未作的。』他像這樣省察後,捨斷邪淫,未來成為離邪淫者,這樣,有這惡業的捨斷,這樣,有這惡業的超越。

『世尊以種種法門呵責、斥責妄語,他說:「你們要戒絕妄語!」而或多或少有虛妄被我說了,凡或多或少有虛妄被我說了者,這是不適當的;這是不好的,但我以此緣對此後悔,我的這惡業將不會成為未作的。』他像這樣省察後,捨斷妄語,未來成為離妄語者,這樣,有這惡業的捨斷,這樣,有這惡業的超越。

捨斷殺生後,他是離殺生者;捨斷未給予而取後,他是離未給予而取者;捨斷邪淫後,他是離邪淫者;捨斷妄語後,他是離妄語者;捨斷離間語後,他是離離間語者;捨斷粗惡語後,他是離粗惡語者;捨斷雜穢語後,他是離雜穢語者;捨斷貪婪後,他是不貪婪者;捨斷惡意與瞋後,他是無瞋恚心者;捨斷邪見後,他是正見者。

村長!那位這麼離貪婪、離惡意、不迷亂、正知、記憶的聖弟子,他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,像這樣第二方,像這樣第三方,像這樣第四方,像這樣上下、橫向、到處、對一切如對自己,以與慈俱行之心,以廣大、以出眾、以無量、以無怨恨、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。

村長!猶如強壯的吹海螺者能容易地使四方知道。同樣的,村長!當慈心解脫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凡已作的有量業,它在那裡無殘餘,它在那裡不住立。

村長!那位這麼離貪婪、離惡意、不迷亂、正知、記憶的聖弟子,他以與悲俱行之心……(中略)以與喜悅俱行之心……(中略)以與平靜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,像這樣第二方,像這樣第三方,像這樣第四方,像這樣上下、橫向、到處、對一切如對自己,以與平靜俱行之心,以廣大、以出眾、以無量、以無怨恨、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。

村長!猶如強壯的吹海螺者能容易地使四方知道。同樣的,村長!當以平靜心解脫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凡已作的有量業,它在那裡無殘餘,它在那裡不住立。」

當這麼說時,村長刀師之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大德!太偉大了,大德!……(中略)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