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2相應9經

聚落主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家庭經

有一次,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,抵達那爛陀。

在那裡,世尊住在那爛陀賣衣者的芒果園中。

當時,那爛陀以稻子得白病,倒稈而成為飢饉、難獲得。

當時,尼乾陀若提子與一大群尼乾陀眾一起居住在那爛陀。

那時,尼乾陀的弟子,村長刀師之子去見尼乾陀若提子。抵達後,向尼乾陀若提子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尼乾陀若提子對村長刀師之子這麼說:

「來!村長!你去論破沙門喬達摩,你必有這樣的好名聲傳出去:『這麼大神通力、這麼大威力的沙門喬達摩被村長刀師之子論破。』」

「但,大德!我如何論破這麼大神通力、這麼大威力的沙門喬達摩呢?」

「來!村長!你去見沙門喬達摩,抵達後,對沙門喬達摩這麼說:『大德!世尊以種種法門稱讚對家庭的同情、保護、憐愍,不是嗎?』

村長!如果沙門喬達摩被這麼問而這麼回答:『是的,村長!如來以種種法門稱讚對家庭的同情、保護、憐愍。』你應該對他這麼說:『大德!為何世尊還與大比丘僧團一起,在稻子得白病,倒稈而成為飢饉、難獲得時進行遊行呢?世尊是對家庭毀滅的行者;世尊是對家庭禍害的行者;世尊是對家庭傷害的行者!』村長!沙門喬達摩被你問這個兩難的問題,他既不能吐出、也不能嚥下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村長刀師之子回答尼乾陀若提子後,起座向尼乾陀若提子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村長刀師之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世尊以種種法門稱讚對家庭的同情、保護、憐愍,不是嗎?」

「是的,村長!如來以種種法門稱讚對家庭的同情、保護、憐愍。」

「大德!為何世尊還與大比丘僧團一起,在稻子得白病,倒稈而成為飢饉、難獲得時進行遊行呢?世尊是對家庭毀滅的行者;世尊是對家庭禍害的行者;世尊是對家庭傷害的行者。」

「村長!我回憶從過去九十一劫以來,證知無任何以小量熟食給乞求者的家庭被傷害的,而凡那些富有、大富、大財富、多金銀、多財產資具、多財穀的家庭,他們全都從布施產生,從真實產生,從沙門身分產生。

村長!家庭的傷害有八因、八緣:由於國王而家庭遭傷害、或由於盜賊而家庭遭傷害、或由於火災而家庭遭傷害、或由於水災而家庭遭傷害、或儲藏處消失、或差的企畫與經營失敗、或家中出了離散、破壞、碎破他們財富的敗家子、以無常狀態為第八,村長!對家庭的傷害有這八因、八緣。

村長!在這現存的八因、八緣中,如果哪個人這麼說我:『世尊是對家庭毀滅的行者;世尊是對家庭禍害的行者;世尊是對家庭傷害的行者。』村長!他不捨斷那種言論,不捨斷那種心,不放棄那種見,之後他將像這樣被帶往置於地獄中。」

當這麼說時,村長刀師之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大德!太偉大了,大德!……(中略)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