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4相應9經

無記相應/處篇/如來記說

論議堂經

那時,遊行者婆蹉氏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與世尊互相歡迎。歡迎與寒暄後,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遊行者婆蹉氏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喬達摩先生!前幾天,眾多沙門、婆羅門,以及各派遊行者,在論議堂集會共坐,出現這樣的談論:『這位富蘭那迦葉有眾多追隨者,一群人之首,一群人的老師,有名聲的知名開宗祖師,眾人公認有德行者,他記說已死、已過世弟子的往生:「某某往生某處,某某往生某處。」也記說最高的人、無上的人、已證得無上成就,已死、已過世弟子的往生:「某某往生某處,某某往生某處。」這位末迦利瞿舍羅……(中略)這位尼乾陀若提子……(中略)這位散惹耶毘羅梨子……(中略)這位浮陀迦旃延……(中略)這位阿夷多翅舍欽婆羅有眾多追隨者,一群人之首,一群人的老師,有名聲的知名開宗祖師,眾人公認有德行者,他記說已死、已過世弟子的往生:「某某往生某處,某某往生某處。」也記說最高的人、無上的人、已證得無上成就,已死、已過世弟子的往生:「某某往生某處,某某往生某處。」

這位沙門喬達摩有眾多追隨者,一群人之首,一群人的老師,有名聲的知名開宗祖師,眾人公認有德行者,他記說已死、已過世弟子的往生:「某某往生某處,某某往生某處。」但不記說最高的人、無上的人、已證得無上成就,已死、已過世弟子的往生:「某某往生某處,某某往生某處。」只這麼記說他:「他切斷渴愛,破壞結,以慢的完全止滅而得到苦的結束。」』喬達摩先生!對我來說,有困惑、有疑惑:『沙門喬達摩的法,應怎樣被證知呢?』」

「婆蹉!對你來說,當然有困惑、當然有疑惑;在困惑之處,你的懷疑生起。

婆蹉!我對有取著者安立往生,而不對無取著者。婆蹉!猶如火有燃料而燃燒,非無燃料。同樣的,婆蹉!我對有取著者安立往生,而不對無取著者。」

「喬達摩先生!每當火焰被風吹離出去時,喬達摩尊師安立什麼是其燃料呢?」

「婆蹉!每當火焰被風吹離出去時,我安立那風為燃料,婆蹉!因為那時風是燃料。」

「但,喬達摩先生!每當眾生這個身體倒下,尚未往生到另一個身體時,而喬達摩尊師安立什麼是其燃料呢?」

「婆蹉!每當眾生這個身體倒下,尚未往生到另一個身體時,我說那渴愛是燃料,婆蹉!因為那時渴愛是燃料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