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6相應4經

覺支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衣服經

有一次,尊者舍利弗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。

在那裡,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:

「比丘學友們!」

「學友!」那些比丘回答尊者舍利弗。

尊者舍利弗這麼說:

「學友們!有七覺支,哪七個呢?念覺支、擇法覺支、活力覺支、喜覺支、寧靜覺支、定覺支、平靜覺支,學友們!這些是七覺支。

學友們!對這七覺支,午前時我希望住於哪一覺支,午前時我就住於那一覺支;日中時我希望住於哪一覺支,日中時我就住於那一覺支;傍晚時我希望住於哪一覺支,傍晚時我就住於那一覺支。

學友們!如果我心想:『[令]它是念覺支』,我心想:『它是無量的』;我心想:『它是善精勤的』,當它住立時,我了知:『它住立了。』如果它在我這裡消逝了,我了知:『它因特定條件在我這裡消逝了。』……(中略)如果我心想:『[令]它是平靜覺支』,我心想:『它是無量的』;我心想:『它是善精勤的』,當它住立時,我了知:『它住立了。』如果它在我這裡消逝了,我了知:『它因特定條件在我這裡消逝了。』

學友們!猶如國王或國王的大臣有充滿染了種種顏色衣服的衣箱,午前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,午前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;日中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,日中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;傍晚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,傍晚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。同樣的,學友們!對這七覺支,午前時我希望住於哪一覺支,午前時我就住於那一覺支;日中時我希望住於哪一覺支,日中時我就住於那一覺支;傍晚時我希望住於哪一覺支,傍晚時我就住於那一覺支。

學友們!如果我心想:『[令]它是念覺支』,我心想:『它是無量的』;我心想:『它是善精勤的』,當它住立時,我了知:『它住立了。』如果它在我這裡消逝了,我了知:『它因特定條件在我這裡消逝了。』……(中略)如果我心想:『[令]它是平靜覺支』,我心想:『它是無量的』;我心想:『它是善精勤的』,當它住立時,我了知:『它住立了。』如果它在我這裡消逝了,我了知:『它因特定條件在我這裡消逝了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