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6相應55經

覺支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傷歌邏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那時,傷歌邏婆羅門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與世尊互相歡迎。歡迎與寒暄後,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傷歌邏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喬達摩先生!什麼因、什麼緣,依此而有時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呢?喬達摩先生!什麼因、什麼緣,依此而有時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呢?」

「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欲貪纏縛、被欲貪征服,對已生起欲貪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那時,不如實知見他人的利益;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被胭脂或薑黃或蓼藍或紫檀[等染料]混入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不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欲貪纏縛、被欲貪征服,對已生起欲貪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惡意纏縛、被惡意征服,對已生起惡意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被火加熱沸騰起泡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不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惡意纏縛、被惡意征服,對已生起惡意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惛沈睡眠纏縛、被惛沈睡眠征服,對已生起惛沈睡眠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被苔草覆蓋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不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惛沈睡眠纏縛、被惛沈睡眠征服,對已生起惛沈睡眠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掉舉後悔纏縛、被掉舉後悔征服,對已生起掉舉後悔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被風吹動、搖動、搖擺、起波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不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掉舉後悔纏縛、被掉舉後悔征服,對已生起掉舉後悔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疑惑纏縛、被疑惑征服,對已生起疑惑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是混濁的、搖動的、泥濘的、被放置在黑暗中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不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被疑惑纏縛、被疑惑征服,對已生起疑惑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,那時,不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那時,不如實知見他人的利益;那時,不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這是因、這是緣,依此而有時長時間誦讀的經文不出現,更不用說沒誦讀的。

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欲貪纏縛、不被欲貪征服,對已生起欲貪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那時,如實知見他人的利益;那時,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不被胭脂或薑黃或蓼藍或紫檀[等染料]混入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欲貪纏縛、不被欲貪征服,對已生起欲貪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……(中略)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惡意纏縛、不被惡意征服,對已生起惡意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他人的利益;……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 婆羅門!猶如水鉢沒被火加熱、沒沸騰、沒起泡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惡意纏縛、不被惡意征服,對已生起惡意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他人的利益;……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惛沈睡眠纏縛、不被惛沈睡眠征服,對已生起惛沈睡眠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他人的利益;……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沒被苔草覆蓋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惛沈睡眠纏縛、不被惛沈睡眠征服,對已生起惛沈睡眠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他人的利益;……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掉舉後悔纏縛、不被掉舉後悔征服,對已生起掉舉後悔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他人的利益;……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沒被風吹動、不搖動、不搖擺、不起波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掉舉後悔纏縛、不被掉舉後悔征服,對已生起掉舉後悔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……(中略)他人的利益;……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再者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疑惑纏縛、不被疑惑征服,對已生起疑惑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那時,如實知見他人的利益;那時,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婆羅門!猶如水鉢是清澈的、清淨的、不濁的、被放置在光明中,在那裡,當有眼的男子觀察自己的面貌時,他能如實知見。同樣的,婆羅門!每當住於心不被疑惑纏縛、不被疑惑征服,對已生起疑惑的出離如實了知時,那時,如實知見自己的利益;那時,如實知見他人的利益;那時,如實知見兩者的利益,則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婆羅門!這是因、這是緣,依此而有時長時間沒誦讀的經文出現,更不用說誦讀的。

婆羅門!有這心的不染污,當已修習、已多修習時,導向明與解脫果的作證之非障非蓋七覺支,哪七個呢?婆羅門!念覺支是心的不染污,當已修習、已多修習時,導向明與解脫果的作證之非障非蓋;……(中略)婆羅門!平靜覺支是心的不染污,當已修習、已多修習時,導向明與解脫果的作證之非障非蓋。婆羅門!這些是心的不染污,當已修習、已多修習時,導向明與解脫果的作證之非障非蓋七覺支。」

當這麼說時,傷歌邏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喬達摩先生!……(中略)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