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6相應56經

覺支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無畏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。

那時,無畏王子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無畏王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富蘭那迦葉這麼說:『對無智無見來說,沒有因沒有緣;無智無見是無因無緣的,對智見來說,沒有因沒有緣;智見是無因無緣的。』世尊對此怎麼說呢?」

「王子!對無智無見來說,有因有緣;無智無見是有因有緣的,王子!對智見來說,有因有緣;智見是有因有緣的。」

「但,大德!對無智無見來說,什麽是因?什麽是緣?無智無見是如何有因有緣的呢?」

「王子!每當住於心被欲貪纏縛、被欲貪征服、對已生起的欲貪不如實知見出離時,王子!對無智無見來說,這是因,這是緣,無智無見是這樣有因有緣的。

再者,王子!每當住於心被惡意纏縛、被惡意征服、……(中略)被惛沈睡眠纏縛……被掉舉後悔纏縛……住於心被疑惑纏縛、被疑惑征服、對已生起的疑惑不如實知見出離時,王子!對無智無見來說,這是因,這是緣,無智無見是這樣有因有緣的。」

「大德!這教法的名稱是什麼呢?」

「王子!這名稱是蓋。」

「世尊!確實是蓋,善逝!確實是蓋。大德!一個人被一蓋征服就會不如實知見了,更不用說五蓋了。

但,大德!對智見來說,什麽是因?什麽是緣?智見是如何有因有緣的呢?」

「王子!這裡,比丘依止遠離、依止離貪、依止滅、捨棄的圓熟修習念覺支,以心修習念覺支,他如實了知,王子!對智見來說,這是因,這是緣,智見是這樣有因有緣的。

再者,王子!比丘……(中略)依止遠離、依止離貪、依止滅、捨棄的圓熟修習平靜覺支,以心修習平靜覺支,他如實了知,王子!對智見來說,這是因,這是緣,智見是這樣有因有緣的。」

「大德!這教法的名稱是什麼呢?」

「王子!這名稱是覺支。」

「世尊!確實是覺支,善逝!確實是覺支。大德!一個人具備一覺支就會如實知見了,更不用說七覺支了。

大德!我登攀耆闍崛山的身體疲勞、心疲勞都已安息,我已現觀了法。」

對話品第六,其攝頌:

「食、法門、火,慈、傷歌邏,
無畏經耆闍崛山的問答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