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7相應18經

念住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梵王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優樓頻螺,尼連禪河邊牧羊人的榕樹下,初現正覺。

那時,當世尊獨自靜坐禪修時,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:

「這是為了眾生的清淨、為了愁與悲的超越、為了苦與憂的滅沒、為了方法的獲得、為了涅槃的作證之無岔路之道,即:四念住,哪四個呢?比丘能住於在身上隨觀身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;或比丘能住於在受上……(中略)或比丘能住於在心上……(中略)或比丘能住於在法上隨觀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這是為了眾生的清淨、為了愁與悲的超越、為了苦與憂的滅沒、為了方法的獲得、為了涅槃的作證之無岔路之道,即:四念住。」

那時,梵王娑婆主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深思後,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,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[快]地在梵天世界消失,出現在世尊面前。

那時,梵王娑婆主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,向世尊合掌鞠躬後,對世尊這麼說:

「正是這樣,世尊!正是這樣,善逝!大德!這是為了眾生的清淨、為了愁與悲的超越、為了苦與憂的滅沒、為了方法的獲得、為了涅槃的作證之無岔路之道,即:四念住,哪四個呢?比丘能住於在身上隨觀身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;大德!或比丘能住於在受上……(中略)大德!或比丘能住於在心上……(中略)大德!或比丘能住於在法上隨觀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這是為了眾生的清淨、為了愁與悲的超越、為了苦與憂的滅沒、為了方法的獲得、為了涅槃的作證之無岔路之道,即:四念住。」

這就是梵王娑婆主所說。

說此後,又更進一步這麼說:

「看見生的滅盡者、憐愍心者,了知無岔路之道,
在以前以此道渡洪水,他們將來與現在都是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