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48相應50經

根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阿巴那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鴦伽,一個名叫阿巴那的鴦伽市鎮。

在那裡,世尊召喚尊者舍利弗:

「舍利弗!凡對如來達一向有淨信的聖弟子來說,對於如來或如來的教說會困惑或會疑惑嗎?」

「大德!凡對如來達一向有淨信的聖弟子來說,對於如來或如來的教說不會困惑、不會疑惑。

大德!對有信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為了不善法的捨斷、為了善法的具足,他必將住於活力已被發動,剛毅、堅固的努力,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。大德!他的那個活力是活力根。

大德!對有信的、活力已被發動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他必將是有念的,具備最高的念與聰敏,是很久以前做過的、很久以前說過的記憶者與回憶者。大德!他的那個念是念根。

大德!對有信的、活力已被發動的、念已現前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作棄捨所緣後,他必將得到定;他必將得到心一境性。大德!他的那個定是定根。

大德!對有信的、活力已被發動的、念已現前的、心已得定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他必將這麼了知:輪迴是無始的,無明所蓋、渴愛所繫之眾生的流轉、輪迴,起始點是不被了知的,就是那無明與黑闇之聚集的無餘褪去與滅,這是寂靜的地方,這是勝妙的地方,即:一切行的止,一切依著的斷念,渴愛的滅盡、離貪、滅、涅槃。大德!他的那個慧是慧根。

大德!有信的聖弟子這麼努力、再努力後;這麼憶念、再憶念後;這麼得定、再得定後;這麼了知、再了知後,這麼信:『這些法它們僅是我以前所聽聞的,而現在我住於以身觸後、以慧貫通後,我看見。』大德!他的那個信是信根。」

「好!好!舍利弗!舍利弗!凡對如來達一向有淨信的聖弟子,對於如來或如來的教說不會困惑、不會疑惑。

舍利弗!對有信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為了不善法的捨斷、為了善法的具足,他必將住於活力已被發動,剛毅、堅固的努力,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。舍利弗!他的那個活力是活力根。

舍利弗!對有信的、活力已被發動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他必將是有念的,具備最高的念與聰敏,是很久以前做過的、很久以前說過的記憶者與回憶者。舍利弗!他的那個念是念根。

舍利弗!對有信的、活力已被發動的、念已現前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作棄捨所緣後,他必將得到定;他必將得到心一境性。舍利弗!他的那個定是定根。

舍利弗!對有信的、活力已被發動的、念已現前的、心已得定的聖弟子來說,這應該可以被預期:他必將這麼了知:輪迴是無始的,無明所蓋、渴愛所繫之眾生的流轉、輪迴,起始點是不被了知的,就是那無明與黑闇之聚集的無餘褪去與滅,這是寂靜的地方,這是勝妙的地方,即:一切行的止,一切依著的斷念,渴愛的滅盡、離貪、滅、涅槃。舍利弗!他的那個慧是慧根。

舍利弗!有信的聖弟子這麼努力、再努力後;這麼憶念、再憶念後;這麼得定、再得定後;這麼了知、再了知後,這麼信:『這些法它們僅是我以前所聽聞的,而現在我住於以身觸後、以慧貫通後,我看見。』舍利弗!他的那個信是信根。」

老品第五,其攝頌:

「老、巫男巴婆羅門,娑雞多、東門屋,
東園四則,賓頭盧與阿巴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