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1相應11經

神足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以前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「比丘們!當我正覺以前,還是未現正覺的菩薩時,這麼想:『什麼因、什麼緣而[能]有神足的修習呢?』比丘們!我這麼想:『這裡,比丘修習具備欲定勤奮之行的神足[而心想]:「像這樣,我的欲將不過於鬆,也不過於緊;不過於內斂,也不過於外散。」他住於前後有感知的:「後如前那樣地,前如後那樣地;上如下那樣地,下如上那樣地;夜晚如白天那樣地,白天如夜晚那樣地。」像這樣,以無遮蔽、不被覆蓋的心,修習有光輝的心。

他修習具備活力定勤奮之行的神足[而心想]:「像這樣,我的活力將不過於鬆,也不過於緊;不過於內斂,也不過於外散。」他住於前後有感知的:「後如前那樣地,前如後那樣地;上如下那樣地,下如上那樣地;夜晚如白天那樣地,白天如夜晚那樣地。」像這樣,以無遮蔽、不被覆蓋的心,修習有光輝的心。

他修習具備心定勤奮之行的神足[而心想]:「像這樣,我的心將不過於鬆,也不過於緊;不過於內斂,也不過於外散。」他住於前後有感知的:「後如前那樣地,前如後那樣地;上如下那樣地,下如上那樣地;夜晚如白天那樣地,白天如夜晚那樣地。」像這樣,以無遮蔽、不被覆蓋的心,修習有光輝的心。

他修習具備考察定勤奮之行的神足[而心想]:「像這樣,我的考察將不過於鬆,也不過於緊;不過於內斂,也不過於外散。」他住於前後有感知的:「後如前那樣地,前如後那樣地;上如下那樣地,下如上那樣地;夜晚如白天那樣地,白天如夜晚那樣地。」像這樣,以無遮蔽、不被覆蓋的心,修習有光輝的心。

比丘們!當四神足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他經驗各種神通: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,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;現身、隱身;無阻礙地穿牆、穿壘、穿山而行猶如在虛空中;在地中作浮出與潛入猶如在水中;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地上;以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;以手碰觸、撫摸日月這樣大神力、大威力;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。

比丘們!當四神足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他以清淨、超越人的天耳界聽見天與人二者不論是遠、是近的聲音。

比丘們!當四神足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他以心熟知心後,能了知其他眾生、其他個人:有貪的心了知為「有貪的心」,離貪的心了知為「離貪的心」;有瞋的心了知為「有瞋的心」,離瞋的心了知為「離瞋的心」;有癡的心了知為「有癡的心」,離癡的心了知為「離癡的心」;簡約的心了知為「簡約的心」,散亂的心了知為「散亂的心」;廣大的心了知為「廣大的心」,未廣大的心了知為「未廣大的心」;更上的心了知為「更上的心」,無更上的心了知為「無更上的心」;得定的心了知為「得定的心」,未得定的心了知為「未得定的心」;已解脫的心了知為「已解脫的心」,未解脫的心了知為「未解脫的心」。

比丘們!當四神足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,即:一生、二生、三生、四生、五生、十生、二十生、三十生、四十生、五十生、百生、千生、十萬生、許多壞劫、許多成劫、許多壞成劫:「在那裡是這樣的名、這樣的姓氏、這樣的容貌、[吃]這樣的食物、這樣的苦樂感受、這樣的壽長,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,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、這樣的姓氏、這樣的容貌、[吃]這樣的食物、這樣的苦樂感受、這樣的壽長,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。」像這樣,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。

比丘們!當四神足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他以清淨、超越人的天眼,看見當眾生死時、往生時,在下劣、勝妙,美、醜,幸、不幸中,了知眾生依業流轉:「這些眾生諸君,具備身惡行、語惡行、意惡行,斥責聖者,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,他們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,或者這些眾生諸君,具備身善行、語善行、意善行,不斥責聖者,正見與持正見之業行,他們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善趣、天界。」像這樣,他以清淨、超越人眼的天眼,看見當眾生死時、往生時,在下劣、勝妙,美、醜,幸、不幸中,了知眾生依業流轉。

比丘們!當四神足已這麼修習、已這麼多修習時,他以諸煩惱的滅盡,以證智自作證後,在當生中以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、慧解脫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