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2相應1經

阿那律相應/大篇/弟子記說

獨處經第一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尊者阿那律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。

那時,當尊者阿那律獨自靜坐禪修時,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:

「凡任何錯失四念住者,他們錯失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聖道;凡任何已開始四念住者,他們已開始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聖道。」

那時,尊者大目揵連以心思量尊者阿那律心中的深思後,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,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[快]地在尊者阿那律的面前出現。

那時,尊者大目揵連對尊者阿那律這麼說:

「阿那律學友!什麼情形是比丘已開始四念住?」

「學友!這裡,比丘住於在自己的身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自己的身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自己的身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;住於在外部的身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外部的身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外部的身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;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身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身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身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上住於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厭拒上住於不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不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與厭拒上都住於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厭拒與不厭拒上都住於不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不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與厭拒兩者上都避免後,住於平靜,正念、正知』,在那裡,他住於平靜,正念、正知。

他住於在自己的受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自己的受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自己的受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;住於在外部的受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外部的受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外部的受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;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受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受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受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上住於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厭拒上住於不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不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與厭拒上都住於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厭拒與不厭拒上都住於不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不厭拒想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與厭拒兩者上都避免後,住於平靜,正念、正知』,在那裡,他住於平靜,正念、正知。

在自己的心上……(中略)在外部的心上……(中略)他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心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心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心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……(中略)貪與憂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上住於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厭拒想。……(中略)在那裡,他住於平靜,正念、正知。

在自己的法上……(中略)在外部的法上……(中略)他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法上隨觀集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心上隨觀消散法,住於在自己的與外部的心上隨觀集與消散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如果他希望『願在不厭拒上住於厭拒想』,在那裡,他住於厭拒想。……(中略)在那裡,他住於平靜,正念、正知。

學友!這個情形是比丘已開始四念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