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4相應10經

入出息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金毘羅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金毘羅竹林。

在那裡,世尊召喚尊者金毘羅:

「金毘羅!當入出息念之定如何已修習、如何已多修習時,有大果、大效益呢?」

當這麼說時,尊者金毘羅變得沈默。

第二次,世尊……(中略)。

第三次,世尊召喚尊者金毘羅:

「金毘羅!當入出息念之定如何已修習、如何已多修習時,有大果、大效益呢?」

第三次,尊者金毘羅變得沈默。

當這麼說時,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:

「世尊!這是適當的時機,善逝!這是適當的時機,凡世尊會說的入出息念之定,聽聞世尊的[教說]後,比丘們將會憶持的。」

「那樣的話,阿難!你要聽!你要好好作意!我將說了。」

「是的,世尊!」尊者阿難回答世尊。

世尊這麼說:

「阿難!當入出息念之定如何已修習、如何已多修習時,有大果、大效益呢?

阿難!這裡,比丘到林野,或到樹下,或到空屋,坐下,盤腿後,挺直身體,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後,他只正念地吸氣、只正念地呼氣:

……(中略)

他學習:『隨觀斷念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隨觀斷念,我將呼氣。』

阿難!當入出息念之定這麼已修習、這麼已多修習時,有大果、大效益。

阿難!比丘每當吸氣長時,他了知:『我吸氣長。』或當呼氣長時,他了知:『我呼氣長』、當吸氣短時,他了知:『我吸氣短。』或當呼氣短時,他了知:『我呼氣短。』、他學習:『感受著一切身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感受著一切身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使身行寧靜著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使身行寧靜著,我將呼氣。』阿難!那時,比丘住於在身上隨觀身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,那是什麼原因呢?阿難!我說這是身的一種,即:吸氣與呼氣。阿難!因此,在這裡,那時,比丘住於在身上隨觀身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阿難!比丘每當他學習:『感受著喜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感受著喜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感受著樂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感受著樂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感受著心行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感受著心行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使心行寧靜著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使心行寧靜著,我將呼氣。』阿難!那時,比丘住於在受上隨觀受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,那是什麼原因呢?阿難!我說這是受的一種,即:吸氣與呼氣的好好作意。阿難!因此,在這裡,那時,比丘住於在受上隨觀受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阿難!比丘每當他學習:『感受著心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感受著心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使心喜悅著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使心喜悅著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集中著心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集中著心,我將呼氣。』、他學習:『使心解脫著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使心解脫著,我將呼氣。』阿難!那時,比丘住於在心上隨觀心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,那是什麼原因呢?阿難!我說念已忘失、不正知者無入出息念之定的修習。阿難!因此,在這裡,那時,比丘住於在心上隨觀心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阿難!比丘每當他學習:『隨觀無常,我將吸氣。』……(中略)隨觀離貪……(中略)隨觀滅……(中略)他學習:『隨觀斷念,我將吸氣。』他學習:『隨觀斷念,我將呼氣。』阿難!那時,比丘住於在法上隨觀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,凡以慧見了貪與憂的捨斷者,他是善旁觀者。阿難!因此,在這裡,那時,比丘住於在法上隨觀法,熱心、正知、有念,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。

阿難!猶如在十字路口上有大土堆,如果貨車或馬車從東方來,就破壞那土堆,如果從西方來……(中略)如果從北方來……(中略)如果貨車或馬車從南方來,就破壞那土堆。同樣的,阿難!比丘當住於在身上隨觀身時,就破壞惡不善法,在受上……(中略)在心上……(中略)當住於在法上隨觀法時,就破壞惡不善法。」

一法品第一,其攝頌:

「一法、覺支,單純、大果二說,
阿梨瑟吒、迦賓、燈,毘舍離與金毘羅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