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23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釋迦族人喬塔經

起源於迦毘羅衛城。

那時,釋迦族人摩訶男去見釋迦族人喬塔。抵達後,對釋迦族人喬塔這麼說:

「喬塔!你了知一個人具備幾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嗎?」

「摩訶男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三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,哪三個呢?摩訶男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具備不壞淨:『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,……(中略)為世間的無上福田。』摩訶男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這三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。而,摩訶男!你了知一個人具備幾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嗎?」

「喬塔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四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,哪四個呢?喬塔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具備聖者所愛戒:『無毀壞……(中略)導向定。』喬塔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這四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。」

「請你等一下,摩訶男!請等一下,摩訶男!世尊才會知道他具備或不具備這些法。」

「來!喬塔!讓我們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告知世尊這件事。」

那時,釋迦族人摩訶男與釋迦族人喬塔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釋迦族人摩訶男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我去見釋迦族人喬塔。抵達後,對釋迦族人喬塔這麼說:『喬塔!你了知一個人具備幾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嗎?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釋迦族人喬塔對我這麼說:『摩訶男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三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,哪三個呢?摩訶男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「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」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具備不壞淨:「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,……(中略)為世間的無上福田。」摩訶男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這三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。而,摩訶男!你了知一個人具備幾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嗎?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我對釋迦族人喬塔這麼說:『喬塔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四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,哪四個呢?喬塔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「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」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具備聖者所愛戒:「無毀壞……(中略)導向定。」喬塔!我了知一個人具備這四法為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的入流者。』大德!當這麼說時,釋迦族人喬塔對我這麼說:『請你等一下,摩訶男!請等一下,摩訶男!世尊才會知道他具備或不具備這些法。』

大德!這裡,關於一些法的爭論會生起:如果世尊是一邊,比丘僧團是一邊,我就會是世尊的那一邊,大德!請世尊記得這麼淨信的我。大德!這裡,關於一些法的爭論會生起:如果世尊是一邊,比丘僧團與比丘尼僧團是一邊,我就會是世尊的那一邊,大德!請世尊記得這麼淨信的我。大德!這裡,關於一些法的爭論會生起:如果世尊是一邊,比丘僧團、比丘尼僧團與優婆塞是一邊,我就會是世尊的那一邊,大德!請世尊記得這麼淨信的我。大德!這裡,關於一些法的爭論會生起:如果世尊是一邊,比丘僧團、比丘尼僧團、優婆塞與優婆夷是一邊,我就會是世尊的那一邊,大德!請世尊記得這麼淨信的我。大德!這裡,關於一些法的爭論會生起:如果世尊是一邊,比丘僧團、比丘尼僧團、優婆塞、優婆夷與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是一邊,我就會是世尊的那一邊,大德!請世尊記得這麼淨信的我。」

「喬塔!當這麼說時,你對釋迦族人摩訶男怎麼說呢?」

「大德!當這麼說時,除了很好,除了善巧外,我對釋迦族人摩訶男不再說什麼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