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25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釋迦族人色勒那尼經第一

起源於迦毘羅衛城。

當時,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死了,世尊記說他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。

在那裡,不久,眾多釋迦族人會合後,譏嫌、失望、誹謗:

「實在不可思議啊,先生!實在未曾有啊,先生!現在,這裡誰將不是入流者!實在是因為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死了,世尊記說他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,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是學的未全分行者。」

那時,釋迦族人摩訶男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釋迦族人摩訶男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死了,世尊記說他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,大德!在那裡,不久,眾多釋迦族人會合後,譏嫌、失望、誹謗:『實在不可思議啊,先生!實在未曾有啊,先生!現在,這裡誰將不是入流者!實在是因為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死了,世尊記說他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,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是學的未全分行者。』」

「摩訶男!凡長久歸依佛、歸依法、歸依僧團的優婆塞,他死後,如何會走入下界呢?摩訶男!當正確地說時,凡能說:『長久歸依佛、歸依法、歸依僧團的優婆塞』者,那是釋迦族人色勒那尼,當正確地說時,他能說。摩訶男!釋迦族人色勒那尼是長久歸依佛、歸依法、歸依僧團的優婆塞,他死後,如何會走入下界呢?

摩訶男!這裡,某人是對佛達一向有淨信者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,他具備捷慧、速慧與解脫,他以諸煩惱的滅盡,以證智自作證後,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、慧解脫,摩訶男!此人從地獄解脫;從畜生界解脫;從餓鬼界解脫;從苦界、惡趣、下界解脫。

摩訶男!這裡,某人是對佛達一向有淨信者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,他具備捷慧、速慧,但沒解脫,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、生般涅槃者、無行般涅槃者、有行般涅槃者、上流到阿迦膩吒者,摩訶男!此人也從地獄解脫;從畜生界解脫;從餓鬼界解脫;從苦界、惡趣、下界解脫。

摩訶男!這裡,某人是對佛達一向有淨信者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,他沒具備捷慧、速慧,也沒解脫,他以三結的滅盡,以貪、瞋、癡薄,為一來者,只來此世一回後,得到苦的結束,摩訶男!此人也從地獄解脫;從畜生界解脫;從餓鬼界解脫;從苦界、惡趣、下界解脫。

摩訶男!這裡,某人是對佛達一向有淨信者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,他沒具備捷慧、速慧,也沒解脫,他以三結的滅盡,為入流者,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,摩訶男!此人也從地獄解脫;從畜生界解脫;從餓鬼界解脫;從苦界、惡趣、下界解脫。

摩訶男!這裡,某人不是對佛達一向有淨信者;不具備對法……(中略)不具備對僧團……(中略),他沒具備捷慧、速慧,也沒解脫,但有這些法:信根、……(中略)慧根,他以慧足夠地沈思而接受如來所宣說的法,摩訶男!此人也從地獄解脫;從畜生界解脫;從餓鬼界解脫;從苦界、惡趣、下界解脫。

摩訶男!這裡,某人不是對佛達一向有淨信者;不具備對法……(中略)不具備對僧團……(中略),他沒具備捷慧、速慧,也沒解脫,但有這些法:信根、……(中略)慧根,他對如來有足夠的信與足夠的熱愛,摩訶男!此人也從地獄解脫;從畜生界解脫;從餓鬼界解脫;從苦界、惡趣、下界解脫。

摩訶男!猶如有塊殘株未除的惡田、惡地,以及被毀壞、腐爛、被風吹日曬破壞、非新成熟、非安全地被播下的種子,天又不能給予正確的水流,那些種子是否能得到增長、成長、擴展嗎?」

「不,大德!」

「同樣的,摩訶男!這裡,被惡說、被惡教導、不出離的、不導向寂靜的、非遍正覺者教導的法,我說,這是關於惡田,而弟子住於在該法上法、隨法行,是如法而行的隨法行者,我說,這是關於惡種子。

摩訶男!猶如有塊殘株已善除的善田、善地,以及未被毀壞、未腐爛、未被風吹日曬破壞、新成熟、安全地被播下的種子,天又能給予正確的水流,那些種子是否能得到增長、成長、擴展嗎?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

「同樣的,摩訶男!這裡,被善說、被善教導、出離的、導向寂靜的、遍正覺者教導的法,我說,這是關於善田,而弟子住於在該法上法、隨法行,是如法而行的隨法行者,我說,這是關於善種子,更何況是釋迦族人色勒那尼!摩訶男!釋迦族人色勒那尼在死時,是學的全分行者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