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26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給孤獨經第一

起緣於舍衛城。

當時,屋主給孤獨生病、痛苦、重病。

那時,屋主給孤獨召喚某位男子:

「喂!男子!來!請你去見尊者舍利弗。抵達後,請你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尊者舍利弗的足:『大德!屋主給孤獨生病、痛苦、重病,你以頭禮拜尊者舍利弗的足。』而且請你這麼說:『大德!請尊者舍利弗出自憐愍,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,那就好了!』」

「是的。」那位男子回答屋主給孤獨後,就去見尊者舍利弗。抵達後,向尊者舍利弗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那位男子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:「大德!屋主給孤獨生病、痛苦、重病,你以頭禮拜尊者舍利弗的足,而且你這麼說:『大德!請尊者舍利弗出自憐愍,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,那就好了!』」

尊者舍利弗以沈默同意了。

那時,尊者舍利弗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,取鉢與僧衣,以尊者阿難為隨從沙門,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。抵達後,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。

坐好後,尊者舍利弗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:

「屋主!你是否能忍受?是否能維持?是否苦的感受減退而沒增加,其減退而沒增加被了知?」

「大德!我不能忍受,不能維持,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,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。」

「屋主!你對佛沒有像那樣的不淨信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對佛的不淨信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。屋主!你對佛有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又,當看見自己對佛的不壞淨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對法沒有像那樣的不淨信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對法的不淨信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對法的不壞淨:『法是被世尊善說的、……(中略)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』而當看見自己對法的不壞淨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對僧團沒有像那樣的不淨信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對僧團的不淨信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對僧團的不壞淨:『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,……(中略)為世間的無上福田。』而當看見自己對僧團的不壞淨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破戒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破戒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對聖者所愛之戒的不壞淨:『無毀壞的、……(中略)導向定的。』而當看見自己對聖者所愛之戒的不壞淨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見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見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見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見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志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志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志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志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語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語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語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語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業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業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業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業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命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命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命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命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精進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精進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精進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精進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念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念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念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念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定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定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定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定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智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智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智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智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

屋主!你沒有像那樣的邪解脫,如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邪解脫,以身體的崩解,死後往生到苦界、惡趣、下界、地獄那樣。屋主!你有正解脫。而當看見自己的正解脫時,你的[苦]受會立即止息。」

那時,屋主給孤獨的[苦]受立即止息了。那時,屋主給孤獨以自己的那盤料理伺候尊者舍利弗與尊者阿難。那時,尊者舍利弗食用完畢手離鉢時,屋主給孤獨取某個低矮坐具後,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尊者舍利弗以這些偈頌感謝屋主給孤獨:

「當對如來有信時,不動的、已善住立的,
當有善戒時,是聖者所愛的與被讚賞的。

當對僧團有淨信,且見已成為正直時,
他們說:『他是不貧窮的』,他的生命是不空虛的。

因此,有智慧者要憶念佛陀的教說,
他應該致力於有信與戒,淨信與法見。」

那時,尊者舍利弗以這些偈頌感謝屋主給孤獨後,起座離開。

那時,尊者阿難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世尊對尊者阿難這麼說:

「那麼,阿難!你中午從哪裡來呢?」

「大德!屋主給孤獨被尊者舍利弗以這樣那樣的教誡所教誡。」

「阿難!尊者舍利弗是賢智者;阿難!尊者舍利弗是大慧者,確實是因為他能以十種方式解析四入流支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