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27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給孤獨經第二

起緣於舍衛城。

當時,屋主給孤獨生病、痛苦、重病。

那時,屋主給孤獨召喚某位男子:

「喂!男子!來!請你去見尊者阿難。抵達後,請你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:『大德!屋主給孤獨生病、痛苦、重病,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。』而且請你這麼說:『大德!請尊者阿難出自憐愍,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,那就好了!』」

「是的。」那位男子回答屋主給孤獨後,就去見尊者阿難。抵達後,向尊者阿難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那位男子對尊者阿難這麼說:「大德!屋主給孤獨生病、痛苦、重病,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,而且他這麼說:『大德!請尊者阿難出自憐愍,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,那就好了!』」

尊者阿難以沈默同意了。

那時,尊者阿難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,取鉢與僧衣,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。抵達後,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。

坐好後,尊者阿難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:

「屋主!你是否能忍受?是否能維持?是否苦的感受減退而沒增加,其減退而沒增加被了知?」

「大德!我不能忍受,不能維持,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,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。」

「屋主!具備四法之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有恐怖、有僵硬、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,哪四個呢?

屋主!這裡,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對佛的不淨信,而當察覺自己對佛的不淨信時,他有恐怖、有僵硬、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再者,屋主!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對法的不淨信,而當察覺自己對法的不淨信時,他有恐怖、有僵硬、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再者,屋主!未受教導的一般人具備對僧團的不淨信,而當察覺自己對僧團的不淨信時,他有恐怖、有僵硬、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再者,屋主!未受教導的一般人破戒,而當察覺自己破戒時,他有恐怖、有僵硬、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屋主!具備這四法之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有恐怖、有僵硬、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屋主!具備四法之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沒有恐怖、沒有僵硬、沒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,哪四個呢?

屋主!這裡,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是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而當察覺自己對佛的不壞淨時,他沒有恐怖、沒有僵硬、沒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再者,屋主!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法具備不壞淨:『法是被世尊善說的、……(中略)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。』而當察覺自己對法的不壞淨時,他沒有恐怖、沒有僵硬、沒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再者,屋主!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僧團具備不壞淨:『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,……(中略)為世間的無上福田。』而當察覺自己對僧團的不壞淨時,他沒有恐怖、沒有僵硬、沒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再者,屋主!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具備對戒的不壞淨:『無毀壞的、……(中略)導向定的。』而當察覺自己具備對戒的不壞淨時,他沒有恐怖、沒有僵硬、沒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

屋主!具備這四法之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沒有恐怖、沒有僵硬、沒有起因於來生的死亡恐懼。」

「阿難大德!我不恐懼,為何我要恐懼?

大德!我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是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

大德!我具備對法……(中略)。

大德!我對僧團具備不壞淨:『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,……(中略)為世間的無上福田。』

大德!凡為世尊所教導的這些在家人如法學處,我沒察覺自己有任何毀壞。」

「屋主!這是你的獲得,屋主!這是你的好獲得,屋主!入流果被你記說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