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40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釋迦族人難提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。

那時,釋迦族人難提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釋迦族人難提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當聖弟子完全地、全部地缺乏四入流支時,大德!像那樣的聖弟子是住於放逸者嗎?」

「難提!凡四入流支完全地、全部地缺乏者,我說他是『在外者;站在凡夫側者』。

此外,難提!關於聖弟子是住於放逸者與住於不放逸者,你要聽!你要好好作意!我將說了。」

「是的,大德!」釋迦族人難提回答世尊。

「難提!怎樣是住於放逸的聖弟子呢?難提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是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滿足於那對佛的不壞淨,而不更加努力在白天獨居、在夜間靜坐禪修。當他這樣住於放逸時,則不欣悅;當不欣悅時,則無喜;當無喜時,則無寧靜;當無寧靜時,則住於苦;心苦者,則不入定;當心不得定時,則法不顯現;從法的不顯現,這樣就以住於放逸為名。

再者,聖弟子具備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具備聖者所愛戒:『無毀壞……(中略)導向定。』滿足於那聖者所愛之戒,而不更加努力在白天獨居、在夜間靜坐禪修。當他這樣住於放逸時,則無欣悅;當無欣悅時,則無喜;當無喜時,則無寧靜;當無寧靜時,則住於苦;心苦者,則不入定;當心不得定時,則法不顯現;從法的不顯現,這樣就以住於放逸為名。難提!這樣是住於放逸的聖弟子。

難提!怎樣是住於不放逸的聖弟子呢?難提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是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不滿足於那對佛的不壞淨,而更加努力在白天獨居、在夜間靜坐禪修。當他這樣住於不放逸時,則欣悅被生;當已歡悅時,則喜被生;當意喜時,則身寧靜;身已寧靜者,則感受樂;心樂者,則入定;當心得定時,則法顯現;從法的顯現,這樣就以住於不放逸為名。

再者,聖弟子具備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具備聖者所愛戒:『無毀壞……(中略)導向定。』不滿足於那聖者所愛之戒,而更加努力在白天獨居、在夜間靜坐禪修。當他這樣住於不放逸時,則欣悅被生;當已歡悅時,則喜被生;當意喜時,則身寧靜;身已寧靜者,則感受樂;心樂者,則入定;當心得定時,則法顯現;從法的顯現,這樣就以住於不放逸為名。難提!這樣是住於不放逸的聖弟子。」

福德之潤澤品第四,其攝頌:

「潤澤三說,天道二則,
類似、摩訶男,雨、葛利、難提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