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54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病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。

當時,眾多比丘為世尊作衣服的工作:

「經過三個月了,當衣服完成時,世尊將出發遊行。」

釋迦族人摩訶男聽聞:

「聽說眾多比丘為世尊作衣服的工作:『經過三個月了,當衣服完成時,世尊將出發遊行。』」

那時,釋迦族人摩訶男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釋迦族人摩訶男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我聽聞:『聽說眾多比丘為世尊作衣服的工作:「經過三個月了,當衣服完成時,世尊將出發遊行。」』

大德!我還沒從世尊面前聽聞、領受生病、痛苦、重病的有慧優婆塞應該如何被有慧的優婆塞教誡?」

「摩訶男!生病、痛苦、重病的有慧優婆塞應該被有慧的優婆塞以四安慰法安慰:

令尊者被安慰!尊者有對佛的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

令尊者被安慰!尊者有對法……(中略)僧團……(中略)對聖者所愛之戒的不壞淨是好的:『無毀壞的、……(中略)導向定的。』

摩訶男!生病、痛苦、重病的有慧優婆塞被有慧的優婆塞以四安慰法安慰後,應該被這麼說:『尊者有對父母的掛慮嗎?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有對父母的掛慮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親愛的先生!尊者為死法,如果尊者對父母作掛慮,也將死;如果尊者對父母不作掛慮,也將死,請尊者捨斷對你父母的掛慮,那就好了!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對父母的掛慮已捨斷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又,尊者有對妻兒的掛慮嗎?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有對妻兒的掛慮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親愛的先生!尊者為死法,如果尊者對妻兒作掛慮,也將死;如果尊者對妻兒不作掛慮,也將死,請尊者捨斷對你妻兒的掛慮,那就好了!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對妻兒的掛慮已捨斷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又,尊者有對人之五欲的掛慮嗎?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有對人的五欲的掛慮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朋友!天的欲比人的欲更優越、更勝妙,請尊者心從人的欲出來後,心勝解於四大王天,那就好了!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的心已從人的欲出來,心已勝解於四大王天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朋友!三十三天比四大王天更優越、更勝妙,請尊者心從四大王天出來後,心勝解於三十三天,那就好了!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的心已從四大王天出來,心已勝解於三十三天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朋友!夜摩天比三十三天……(中略)兜率天……(中略)化樂天……(中略)他化自在天……(中略)朋友!梵天世界比他化自在天更優越、更勝妙,請尊者心從他化自在天出來後,心勝解於梵天世界,那就好了!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的心已從他化自在天出來,心已勝解於梵天世界。』他應該被這麼說:『朋友!梵天世界也是無常的、不堅固的、有身所包含的,請尊者心從梵天出來後,心集中於有身之滅,那就好了!』

如果他這麼說:『我的心已從梵天世界出來,心已集中於有身之滅。』摩訶男!我說:『這樣心解脫的優婆塞,與心從煩惱解脫的比丘沒任何差異,即:解脫者與解脫者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