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5相應6經

入流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侍從官經

起源於舍衛城。

當時,眾多比丘為世尊作衣服的工作:

「經過三個月了,當衣服完成時,世尊將出發遊行。」

當時,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以某些必須作的事居住在沙督迦,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聽聞:

「聽說眾多比丘為世尊作衣服的工作:『經過三個月了,當衣服完成時,世尊將出發遊行。』」

那時,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在路邊安置了一位男子:

「喂!男子!當你看見那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來時,那時,你應該通知我們。」

那位男子站了二、三天,看見世尊遠遠地走來。

看見後,去見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。抵達後,對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這麼說:

「大德!那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來了,現在請你們考量適當的時間。」

那時,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然後緊隨在後。

那時,世尊離開道路,走向某棵樹下。抵達後,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。

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向世尊問訊後,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侍從官梨師達多與富蘭那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舍衛城出發到憍薩羅國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將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舍衛城出發到憍薩羅國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憍薩羅國出發到末羅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將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憍薩羅國出發到末羅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末羅出發到跋耆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將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末羅出發到跋耆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跋耆出發到迦尸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將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跋耆出發到迦尸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迦尸出發到摩揭陀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悅意的狀態以及有憂:『世尊將遠離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迦尸出發到摩揭陀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少的不悅意狀態以及有不少的憂:『世尊遠離我們了。』

但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摩揭陀出發到迦尸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將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摩揭陀出發到迦尸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迦尸出發到跋耆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將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迦尸出發到跋耆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跋耆出發到末羅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將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跋耆出發到末羅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末羅出發到憍薩羅國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將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從末羅出發到憍薩羅國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將從憍薩羅國出發到舍衛城遊行』時,那時,我們有悅意的狀態以及有喜:『世尊將接近我們了。』

又,大德!當我們聽聞世尊『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』時,那時,我們有不少的悅意狀態以及有不少的喜:『世尊接近我們了。』」

「侍從官!因此,在這裡,居家生活是障礙,是塵垢之路;出家是露地,侍從官!那足以使你們不放逸。」

「大德!我們有比這個障礙更障礙;更被稱為障礙的另一個障礙。」

「但,侍從官!什麼是比這個障礙更障礙;更被稱為障礙的另一個障礙呢?」

「大德!這裡,當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要出發到遊樂園,我們準備適合當交通工具的那些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的象後,我們使那憍薩羅國波斯匿王所愛的、合意的夫人們坐下,一個在前,一個在後,大德!她們姊妹那樣的芳香,猶如只短暫地打開香料盒;如那公主所穿戴的芳香,又,大德!與她們姊妹那樣的身體接觸,猶如棉絨或木棉;如那被安樂養大的公主,又,大德!那時,象必須被守護,那姊妹們必須被守護,自己也必須被守護,而,大德!我們自證對那姊妹們不使邪心生起,大德!這是比這個障礙更障礙;更被稱為障礙的另一個障礙。」

「侍從官!因此,在這裡,居家生活是障礙,是塵垢之路;出家是露地,侍從官!那足以使你們不放逸。

侍從官!具備四法的聖弟子是入流者,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,哪四個呢?侍從官!這裡,聖弟子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是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以離慳垢之心住於在家,自在地施捨,親手施與,樂於捨,回應乞求、樂於均分與布施。侍從官!具備這四法的聖弟子是入流者,不墮惡趣法、決定、以正覺為彼岸。

侍從官!你們對佛具備不壞淨:『像這樣,那世尊是……(中略)人天之師、佛陀、世尊。』對法……(中略)對僧團……(中略)凡在家族中任何能施之物,一切無差別的施與持戒者、善法者。

侍從官!你怎麼想:在憍薩羅國中,有多少人跟你們一樣,即:關於均分與布施呢?」

「大德!這是我們的獲得,大德!這是我們的好獲得,世尊這麼了知我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