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6相應11經

諦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法輪轉起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。

在那裡,世尊召喚[那]群五比丘們:

「比丘們!有兩個極端,不應該被出家人實行,哪兩個呢?這在欲上之欲樂的實行:下劣的、粗俗的、一般人的、非聖者的、無益的,以及這自我折磨的實行:苦的、非聖者的、無益的。比丘們!不往這兩個極端後,有被如來現正覺、作眼、作智,導向寂靜、證智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。

比丘們!但什麼是那被如來現正覺、作眼、作智,導向寂靜、證智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呢?就是這八支聖道,即:正見、正志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

比丘們!這是那被如來現正覺、作眼、作智,導向寂靜、證智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。

而,比丘們!這是苦聖諦:生是苦,老也是苦,病也是苦,死也是苦,與不愛的結合是苦,與所愛的別離是苦,所求不得也是苦;總括之,五取蘊是苦。

而,比丘們!這是苦集聖諦:是這導致再生、伴隨歡喜與貪、到處歡喜的渴愛,即:欲的渴愛、有的渴愛、虛無的渴愛。

而,比丘們!這是苦滅聖諦:就是那渴愛的無餘褪去與滅、捨棄、斷念、解脫、無依住。

而,比丘們!這是導向苦滅道跡聖諦:就是這八支聖道,即:正見、……(中略)正定。

『這是苦聖諦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苦聖諦應該被遍知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苦聖諦已被遍知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是苦集聖諦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苦集聖諦應該被捨斷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苦集聖諦已被捨斷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是苦滅聖諦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苦滅聖諦應該被作證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苦滅聖諦已被作證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是導向苦滅道跡聖諦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導向苦滅道跡聖諦應該被修習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『這導向苦滅道跡聖諦已被修習』:比丘們!在以前所不曾聽過的法上,我的眼生起,智生起,慧生起,明生起,光生起。

比丘們!只要我對這四聖諦三轉、十二行相沒有這麼已善清淨的如實智見,我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不自稱『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』。

比丘們!但自從我對這四聖諦三轉、十二行相有這麼已善清淨的如實智見後,我在這包括天、魔、梵的世間;包括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人的世代中,才自稱『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』。又,我的智與見生起:『我的解脫不可動搖,這是我最後一次的生,現在,不再有再生了。』」

這就是世尊所說,悅意的[那]群五比丘們歡喜世尊之所說。

而當這個解說被說時,尊者憍陳如的遠塵、離垢之法眼生起:

「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。」

而且,當法輪被世尊轉動了,諸地居天發聲道:

「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,這無上法輪已被世尊轉動了,必將不被任何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魔、梵,或世間中任何者反轉。」

聽到諸地居天的聲音後,四大天王之諸天也發聲道:

「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,這無上法輪已被世尊轉動了,必將不被任何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魔、梵,或世間中任何者反轉。」

聽到四大天王諸天的聲音後,三十三天諸天……(中略)焰摩諸天……(中略)兜率諸天……(中略)化樂諸天……(中略)他化自在諸天……(中略)梵眾天諸天發聲道:

「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,這無上法輪已被世尊轉動了,必將不被任何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魔、梵,或世間中任何者反轉。」

像這樣,在那剎那,(在那頃刻,)在那片刻,聲音傳出直到梵天世界。

這十千世界震動、搖動、顫動,無量偉大的光明出現於世間,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。

那時,世尊自說這優陀那:

「先生!憍陳如確實已了知,先生!憍陳如確實已了知了。」

這樣,因此,尊者憍陳如就有「阿若憍陳如」那樣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