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56相應45經

諦相應/大篇/修多羅

毛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。

那時,尊者阿難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,取鉢與僧衣,為了托鉢進入毘舍離。

尊者阿難看見眾多離車族少年正在集會所操練弓術,從遠處一箭接一箭無失誤地射穿微小的鑰匙孔,見了後,心想:

「這些離車族少年確實已學習!這些離車族少年確實已善學習!他們從遠處一箭接一箭無失誤地射穿微小的鑰匙孔。」

那時,尊者阿難在毘舍離為了托鉢而行後,食畢,從施食處返回,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向世尊問訊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後,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這裡,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,取鉢與僧衣,為了托鉢進入毘舍離,我看見眾多離車族少年正在集會所操練弓術,從遠處一箭接一箭無失誤地射穿微小的鑰匙孔,見了後,我心想:『這些離車族少年確實已學習!這些離車族少年確實已善學習!他們確實從遠處一箭接一箭無失誤地射穿微小的鑰匙孔。』」

「阿難!你怎麼想:從遠處一箭接一箭無失誤地射穿微小的鑰匙孔,與能由切成七段的毛之一端[射]貫穿另一端,哪個比較難做到?比較難克服?」

「大德!能由切成七段的毛之一端[射]貫穿另一端,這比較難做到,比較難克服。」

「那麼,阿難!那些如實洞察(貫穿)『這是苦』,……如實洞察(貫穿)『這是導向苦滅道跡』者,他們貫穿更難貫穿的。

比丘們!因此,『這是苦』應該作努力,……(中略)『這是導向苦滅道跡』應該作努力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