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6相應1經

梵天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梵天勸請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優樓頻螺,尼連禪河邊牧羊人的榕樹下,初現正覺。

那時,當世尊獨自靜坐禪修時,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:

「被我證得的這個法是甚深的、難見的、難覺的、寂靜的、勝妙的、超越推論的、微妙的、被賢智者所體驗的。然而,這世代在阿賴耶中歡樂,在阿賴耶中得歡樂,在阿賴耶中得喜悅;又,對在阿賴耶中歡樂,在阿賴耶中得歡樂,在阿賴耶中得喜悅的世代來說,此處是難見的,即:特定條件性、緣起;此處也是難見的,即:一切行的止,一切依著的斷念,渴愛的滅盡、離貪、滅、涅槃。如果我教導法,如果對方不了解我,那對我是疲勞,那對我是傷害。」

於是,這以前未曾聽聞,不可思議的偈頌出現在世尊心中:

「被我困難證得的,現在沒有被知道的必要,
此法不易被貪與瞋征服者善覺知。

逆流而行的、微妙的,甚深的、難見的、微細的[法],
被貪所染者、被大黑暗覆蓋者看不見。」

當世尊像這樣深慮時,心傾向不活動,不教導法。

那時,梵王娑婆主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深思後,這麼想:

「先生!世界[要]滅亡了,先生!世界[要]消失了,確實是因為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的心傾向不活動,不教導法。」

那時,梵王娑婆主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,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[快]地在梵天世界消失,出現在世尊面前。

那時,梵王娑婆主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後,右膝跪地,然後向世尊合掌鞠躬後,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大德!請世尊教導法!請善逝教導法!有少塵垢之類的眾生由[該]法的未聽聞而退失,他們將會是法的了知者。」

這就是梵王娑婆主所說。

說了這個後,他又更進一步這麼說:

「從前,在摩揭陀出現被垢者構思的不清淨法,
請開啟不死之門!令他們聽聞離垢者隨覺之法。

如站在岩山山頂,能看見全部的人,
同樣的,善慧者、一切眼者登上法所成高樓,
已離愁者,看著陷入愁、被生與老征服的人們。

請起來吧!英雄!戰場上的勝利者!商隊領導者、無負債者行於世間,
世尊!請教導法吧!將(會)有了知者的。」

那時,世尊知道梵天勸請後,緣於對眾生的悲愍,以佛眼觀察世間。當世尊以佛眼觀察世間時,看見少塵垢的、多塵垢的;利根的、弱根的;善相的、惡相的;易受教的、難受教的;一些住於看見在其他世界的罪過與恐怖的、另一些不住於看見在其他世界的罪過與恐怖的眾生,猶如在青蓮池、紅蓮池、白蓮池中,一些青蓮、紅蓮、白蓮生在水中,長在水中,依止於水面下,沈在水下生長;一些青蓮、紅蓮、白蓮生在水中,長在水中,與水面同高而住立;一些青蓮、紅蓮、白蓮生在水中,長在水中,升出水面而住立,不被水染著。同樣的,當世尊以佛眼觀察世間時,看見少塵垢的、多塵垢的;利根的、弱根的;善相的、惡相的;易受教的、難受教的;一些住於看見在其他世界的罪過與恐怖的、另一些不住於看見在其他世界的罪過與恐怖的眾生。看見後,以偈頌回答梵王娑婆主:

「不死之門已對他們開啟,讓那些有耳者捨[邪]信,
傷害想的熟知者,梵天!我不在人間說勝妙法。」

那時,梵王娑婆主[心想]:

「對教導法,世尊已給了機會。」向世尊問訊,然後作右繞,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