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6相應14經

梵天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阿盧那哇低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舍衛城……(中略)。

在那裡,世尊召喚比丘們:「比丘們!」

「尊師!」那些比丘回答世尊。

世尊這麼說:

「比丘們!從前,有位國王名叫阿盧那哇,比丘們!阿盧那哇國王的王都名叫阿盧那哇低,比丘們!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依止阿盧那哇低居住,比丘們!又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的雙賢是名叫阿毘浮與三巴哇的最上雙弟子。比丘們!那時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召喚阿毘浮比丘:『婆羅門!讓我們到某個梵天世界,直到用餐時間為止。』『是的,大德!』比丘們!阿毘浮比丘回答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。比丘們!那時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與阿毘浮比丘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,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[快]地在阿盧那哇低王都消失,出現在那個梵天世界。

比丘們!那時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召喚阿毘浮比丘:『婆羅門!請你對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顯現法談。』『是的,大德!』比丘們!阿毘浮比丘回答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後,以法說開示、勸導、鼓勵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,使之歡喜。比丘們!在那裡,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譏嫌、不滿、責難:『實在不可思議啊,先生!實在未曾有啊,先生!弟子如何在大師面前教導法!』

 比丘們!那時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召喚阿毘浮比丘:『婆羅門!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譏嫌你:「實在不可思議啊,先生!實在未曾有啊,先生!弟子如何在大師面前教導法!」那樣的話,婆羅門!請你以更大程度激起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急迫感。』『是的,大德!』比丘們!阿毘浮比丘回答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後,以現身的方式教導法,也以隱身的方式教導法,也以現下半身、隱上半身的方式教導法,也以現上半身、隱下半身的方式教導法。比丘們!在那裡,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有不可思議的、未曾有的心生起:『實在不可思議啊,先生!實在未曾有啊,先生!沙門的大神通力狀態、大威力狀態!』

那時,阿毘浮比丘對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這麼說:『大德!我自證在比丘僧團中說過像這樣的話:「學友們!當站在梵天世界中時,我能夠以聲音令千世界識知。」』『婆羅門!這正是時候,婆羅門!這正是時候,婆羅門!當站在梵天世界中時,你應該以聲音令千世界識知。』『是的,大德!』比丘們!阿毘浮比丘回答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後,當站在梵天世界中時,說這些偈頌:

『請你們發勤、請你們精勤,請你們致力於佛陀的教說,
請你們掃蕩死魔軍,如象之於蘆葦茅屋。

凡在這法、律中,住於不放逸者,
捨斷生的輪迴,將得到苦的結束。』

比丘們!那時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與阿毘浮比丘激起梵天、梵天眾、梵眾天急迫感後,猶如……(中略)在那個梵天世界消失,出現在阿盧那哇低王都。那時,尸棄世尊、阿羅漢、遍正覺者召喚比丘們:『比丘們!你們聽見當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偈頌了嗎?』『大德!我們聽見當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偈頌了。』『比丘們!而你們如何聽見當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偈頌呢?』『大德!我們這樣聽見當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偈頌:

「請你們發勤、請你們精勤,請你們致力於佛陀的教說,
請你們掃蕩死魔軍,如象之於蘆葦茅屋。

凡在這法、律中,住於不放逸者,
捨斷生的輪迴,將得到苦的結束。」

大德!我們這樣聽見當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偈頌。』

「好!好!比丘們!好!比丘們!你們聽見當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偈頌。」

這就是世尊所說,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