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應部7相應2經

婆羅門相應/有偈篇/祇夜

惡罵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。

惡罵者婆羅墮若婆羅門聽聞:

「聽說婆羅墮若姓之婆羅門在世尊面前從在家出家,成為非家生活。」就生氣、不悅地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以無禮的、粗惡的言語責罵、誹謗世尊。

當這麼說時,世尊對惡罵者婆羅墮若婆羅門這麼說:

「婆羅門!你怎麼想:是否[有]你的朋友、同僚、親族、親屬、客人來[拜訪你]嗎?」

「喬達摩先生!有時[有]我的朋友、同僚、親族、親屬、客人來[拜訪我]。」

「婆羅門!你怎麼想:你是否招待他們可吃的硬食或軟食或美味嗎?」

「喬達摩先生!有時我招待他們可吃的硬食或軟食或美味。」

「婆羅門!但,如果他們不領受,那是誰的呢?」

「喬達摩先生!如果他們不領受,那還是我們的。」

「同樣的,婆羅門!你惡罵、激怒、批評不惡罵、不激怒、不批評的我們,我們不領受,婆羅門!那還是你的;婆羅門!那還是你的。

婆羅門!凡回罵惡罵者;回激激怒者;回批批評者的人,婆羅門!這被稱為『一起吃;交換。』我們既不與你一起吃,也不與你交換,婆羅門!那還是你的;婆羅門!那還是你的。」

「包括國王的眾人這麼知道喬達摩:『沙門喬達摩是阿羅漢。』而,喬達摩尊師還生氣。」

「憤怒從何處來?對已被調御、正確生活的無憤怒者;

對從正確地瞭解的解脫者;對像這樣的寂靜者來說。

對已發怒者發怒回去,那樣對他只會更糟,
不對已發怒者發怒回去,他打勝難勝利的戰鬥。

行兩者之利益:自己的與對方的,
知道對方已被激怒後,他正念地平靜下來。

當治療兩者時:自己的與對方的,
思量:『他是愚者』的人們,是法的不熟知者。」

當這麼說時,惡罵者婆羅墮若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太偉大了,喬達摩先生!……(中略)我歸依喬達摩尊師、法、比丘僧團,願我得在喬達摩尊師面前出家,願我得受具足戒。」

那時,惡罵者婆羅墮若婆羅門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、受具足戒。

受具足戒後不久,當尊者惡罵者婆羅墮若住於獨處、隱退、不放逸、熱心、自我努力時,不久,以證智自作證後,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,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,他證知:「出生已盡,梵行已完成,應該作的已作,不再有這樣[輪迴]的狀態了。」

尊者惡罵者婆羅墮若成為眾阿羅漢之一。